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淫荡娇妻的考验
淫荡娇妻的考验
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孩子送到了外婆家,我和妻子美芝想过一下二人世界,相挽走在熟悉的路上商业街上。  突然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女人走了过来,「您好两位,我们公司正在举办一个‘真爱大考验’活动,两位有兴趣参加吗?有——」我和妻子相视一笑,同时摆了摆手,「不用了,谢谢。」「老婆,算起来,有七年了吧?」「是啊,儿子今年上小学,是七年了,差不多。」「过得真快呢。」我思绪飞回到了七年前,也是在这条街上,我和那时的女友小萌也遇到了一个穿黑色西服的女子,「您好两位,我们公司正在举办一个‘真爱大考验’活动,两位有兴趣参加吗?有五万元的奖金哟!」不仅因为五万元的奖金,女友小萌听到是「真爱大考验」就喊着要参加,於是我们报名参加了。  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女子带着我们来到一个会所里,里面已经有四对情侣在那里了。  身穿黑色西服的女子说道,「大家好,我是今天活动的主持人,现在已经有五队情侣,我们的活动可以开始了。大家从左到右,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女生们先介绍自己,再介绍自己的男朋友,然后说说你们怎么相恋的,明白了吗?」「我叫陈露,今年二十二岁。我男朋友叫侯勇,今年三十五岁。我在酒店上班,他是那里的客人,认识后就开始交往了,交往了有半年吧」这个女人虽然跟小萌一样的年纪,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女人,长得实在不算漂亮,浓妆艳抹的,打扮得跟个洋娃娃一样,一看就是故作可爱。  找了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友,想必是为了钱了,没想到这种人也有勇气来参加‘真爱大考验’。  「我叫肖梦,今年二十六岁。我男朋友于凉,今年二十八岁。一开始我到他工作的健身房去,把手机掉在那里了,然后他手机送还给我了,我们就开始交往了,今年已经相恋两年了。」这个女人看来十分风骚了,金黄的波浪卷发,穿着一身连衣的齐逼短裙,吊带黑丝袜,一看就是个欲女,所以才会找一个这么强壮的男友。  「我叫朱菲,今年二十四岁。我男朋友叫张扬,比我小两岁。我们两个是在打工的时候认识的,交往了有一年了。」这一对看起来到还比较正常,只是这个女方感觉有点丰满过度了。  「我叫李美芝,今年二十五岁。我男朋叫赵文龙,跟我同岁。我是银行职员,有次他来工作的银行看到了,之后就开始追求我,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这个女人倒是让我眼前一亮,很娟美的感觉,茶色的T恤,白色的布裙,白皙的肌肤,乌黑的秀发,清秀的脸庞。  相比之下他的男朋友看起来倒是不咋地,一副很滑稽的样子。  「我叫张萌,今年二十二岁。我男朋友叫刘斌,今年二十七岁。我们是在一次旅行中认识的,他向我表白,我就接受了。」这就是我那时的女友小萌,虽然没有算不上很漂亮,但却是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尤其今天有穿一件卡通T恤,牛仔短裙,更加卡哇伊了,自然流露出的清新和那种做作可是不同的。  大家介绍完后,主持人又发话了,「下面我会询问女生们一些问题,看看你们到底有多相爱,那么还是从陈露小姐开始吧。你喜欢男友什么呢?」「他很成熟,很稳重。」「你们有做过爱吗?」「有的——」「一周几次呢?」「一个星期大概两三次吧。」「感觉怎么样呢?」「他很厉害。」这个女人故作娇羞的样子,真实让我看不顺眼。  「那么接下是肖梦小姐。」「我们当然做过,他很特别的是,他在喝酒了之后特别厉害。」「肖梦小姐应该有很多经验吧?」「也不算多了,确实有过几个,不是还是觉得他最能满足我。」「朱菲小姐呢?有和其他人做过吗?」「没有呢,只和男朋友做过。」「感觉如何呢?」「刚开始的时候有点问题,他总是太专注于我上面?」「上面?指的是什么?」「就是胸部啦——」「确实很美的胸部呢,有F吧」「嗯——」「美芝小姐呢?男朋友好像很会哄女孩子的样子。」「是的呢,而且他很幽默。」「会担心他劈腿吗?」「应该不会吧,他说过他不会,我相信他。」「这样就相信了吗?赵文龙先生真的很会哄女生哟,异性缘很好吧?」「不不不——有她就足够了。」「张萌小姐呢,很可爱的女生哟。」「没有——没有啦——」「喜欢男友什么呢?」「我是个很没耐性的人,一下就生气了,他会很耐性的安抚我。」「是个温柔的男人呢,对其他女生也很温柔吗?」「是啊,我很担心这点呢,他对大家都温柔,我怕有女生会因此纠缠他。」「好了,看来大家都很相爱呢,那现在考验正式开始。请女生们并排站在沙发前,等下男生会先退场,然后一个一个的进来,在蒙着眼睛不许交谈的情况下找出自己的女友。」接着我们被主持人带到另一个房间里,「对於男生来说还有一条规则,就是男生只能触碰女生的胸部和阴部。」什么,只能触碰胸部和阴部,那女友的便宜不是给然占光了,不过——自己不也是可以占别人女友便宜吗,突然我感觉即兴奋又犹豫,算了,只是摸一摸而已,可是有五万块的奖金啊。  如果拿到了,就可以给小萌买那件衣服了,她应该也不会生气吧。  我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似乎都是出於纠结的状态中。  「第一个进场的是刘斌先生,有请。」啊,我居然是第一个,很快我被带上的眼罩,在主持的人带领了前进着,我兴奋到无疑复杂,已经没有来不及去想其他事情了,突然我的手指触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是女人的胸部。  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握住了它,原来还穿着胸罩呢?我一边抚摸这,一边想着女友穿的胸罩款式,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还可以摸下面哟!」主持又牵引着我的手像眼前这个女人的下体摸去,已经湿了一大片了,这肯定不是我的女友小萌,我摇了摇头。  於是我又来到下个女人面前,一摸胸部,很大很软,这个肯定是那个奶牛,我摇了摇头,走下一个女人。  好顺滑的皮肤,跟我女友的有点像,乳房感觉好像稍大点,我搓了搓乳头,果然不是我女友,我女友的乳头没这么大。  我已经八成猜到这个是李美芝,突然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突然想到女友还在旁边呢,这样摸太久不合适。  前面几个已经可以排除了,小萌应该就在剩下的连个人之间。  可是我摸了很久,都没分辨出来,无论是胸型,还是乳头大小,还是湿的程度。  「找出你的女友了吗?」没办法只能猜一个了,五成的几率,我就不相信我运气能这么差,「嗯,应该是第四个。」「确定吗?」「呃——确定。」「那么现在站在你面前就是你的女友,请给你女友最好的爱。」在主持的指引下,我给女友做起了口交,这种感觉,应该他没错。  「男生,下面硬了哟,那么请女友帮他处理一下吧。」突然我的鸡巴被柔软的东西包裹住了,这感觉——不会吧,我运气这么差——这肯定不是小萌,她的口交技术没这么好,顿时我就愣住了。  我这是在帮谁口交呢,啊——是那个名叫肖梦的风骚人,顿时我有种恶心的感觉。  不过这种恶心的感觉转瞬即逝了,随之而来的是她为我口交产生的快感,真的好舒服,最后我实在没忍住射了出来了。  现在请男友到一边休息我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随着刚才的快感渐渐褪去,这下我又迷惘了,真不知道等下该怎么面对小萌,脑子里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另外几个人也陆续进来了,脸上都带着复杂的表情。  然后主持人走了进来,「请男生跟我出来。」此时大厅空无一人,我们又按照主持人的指示,脱光衣服躺在地上。  然后肖梦和陈露,带着眼罩走了进来。  「刚才你们的男友从五个人中认出了你们,那么你们也能找到他吧。只允许触摸他们的肉棒哟。」我们五个人,无一例外都勃起了。  两人开始通过抚摸我们的鸡巴,和替我们手淫来寻找他们的男友。  「时间到,请确认哪一根是你男友的,并握住他。」结果,陈露握着的是朱菲男友的鸡巴,而肖梦握着的是陈露男友的鸡巴。  「陈露小姐,确定这是你男朋友吗?」「嗯。」「那么脱下内裤,满足他吧。」大家已经像着魔了一般,主持人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陈露脱了内裤,骑到朱菲男友的身上,扭动起来。  看得出来朱菲的男友张扬很享受的样子,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去玩弄陈露的双乳。  「朱菲小姐,请坐到你男友的身边,另外两个女生就在沙发上休息吧。」朱菲来到她男友张扬的身边,看着陈露骑在她男友的身上,脸上的表情很尴尬。  「朱菲小姐,请帮陈露小姐拿下的眼罩。」陈露睁开眼看到自己身下的男人不是自己的男友,显得更加尴尬了「你身边的人是谁知道吗?」陈露点点头「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吗?」「是——是情侣吧。」「那你为什么骑在她男朋友的身上?」陈露无言以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样骑在朱菲男朋友的身上一动不动。  「陈露小姐,你的男朋友呢?」陈露朝着旁边看了看,她的男朋友侯勇正在被肖梦口交着,不知不觉又开始扭动身体了。  「侯勇先生,朱菲小姐的男朋友和你的女朋友做爱了,你也可以和她做爱哟。」侯勇推开正在为他口交的肖梦,朝着朱菲冲了过去,将自己的肉棒塞进了朱菲的嘴里。  朱菲稍微地抵抗一样,便开始吸允起来。  「张扬先生,女生扭得累了,该你主动一下了吧。」张扬看了看身旁在为别人男人口交的女友,立马把骑在自己身上的陈露按在地上,抽插了起来。  陈露在张扬的冲击下,呻吟了起来。  朱菲和侯勇看着自己的另一半和对方的另一半正做着,似乎受到了刺激。  两人拥吻在一起,朱菲脱下自己的外衣,解开胸罩,两颗硕大的乳房弹了出来。  侯勇很解风情的把嘴凑了上去,但他并没有之专注眼前的这一对巨乳,他的手已经伸到的朱菲的裙子内,拉下内裤,将自己的肉棒挺进了朱菲体内,我看到朱菲脸上竟然露出笑容,很幸福的样子。  「张萌小姐,你的男友刚才选了谁?」小萌指了指身边的肖梦「不会觉得懊恼吗?她的男友就在旁边哟,你可以报复她。」小萌犹豫这没有动「哦,对了,于凉先生,刚才张萌小姐的男朋友和你的女朋友的可是有替对方口交过的哟。」于凉听到这句话后,冲向了小萌,将小萌强吻了起来,小萌竟然没有拒绝他,温柔点——温柔点于凉的动作果然柔和了起来,没想到这个肌肉男也这么善解人意,他又拉起了小萌的T恤,轻轻地隔着内服抚摸起小萌的一双小白兔。  与此同时,他还在吻着小萌的耳根,另一只手已经伸进小萌的裙子里。  真是海陆空三军并进,我感觉小萌已经快要沦陷。  虽然她闭着眼,微微皱着眉头,但她却已经发出了轻轻呻吟声,她应该已经感觉到快感了,只是还有点羞耻心在作祟。  肌肉男似乎也看出来了,小萌并没有反感的意思,於是他开始集中精力,直攻小萌的下体。  大概因为这短暂的停顿,小萌感到一丝空虚,她睁开眼看着肌肉男,似乎是在请求些什么。  肌肉男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伸手去脱小萌的内裤,小萌为了让他顺利地脱下内裤而主动抬起了双腿。  不仅如此,她把双腿张开来了,水汪汪的两眼满是期待地看着肌肉男。  肌肉男伏下头,伸出舌头替小萌口交起来。  就在他的舌头触碰到小萌阴唇的一瞬间,小萌发出了忘情的呻吟,又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我简直无法相信我看到的,不过我又能指责什么呢,刚才我也不是在她的面前如此享受着其他女人的服务吗。  「李美芝小姐,你的男友刚才也没能找到你吧,想报复他吗?刘斌先生似乎需要安慰哟,你可以利用一下他呢。」美芝犹豫地看了看我。  「应该只有这样,心里才能平衡吧。」美芝似乎被主持人的话触动了,害羞地走走到我面前,替替我口交起来。  美芝的口交技术和小萌差不多,很生疏,确实比不上那个风骚的肖梦。  但是我却感觉比刚才爽多了。  我看了看小萌那边,她用手抚弄着肌肉男的下体,肌肉男也轻轻搓揉着她的阴户。  小萌看了我一眼,带着幽怨的眼神,似乎是为了报复,她竟然主动地和肌肉男舌吻一翻,带着肌肉男的唾液为他口交了起来。  我心里一下感到很不是滋味,不过有想了想,算了,都这样了,好好享受美芝给我的服务吧。  於是伸出手来去去抚摸美芝柔顺的秀发。  「肖梦小姐,你在干什么?」我看了看旁边,肖梦已经骑在了美芝男友的身上,果然是个风骚的女人。  美芝因为一直埋头替我口交着,也是因为主持人的话才注意到了这一幕,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张萌小姐,你玩得很尽兴呀?」我的注意力又被吸引的到了小萌那边,肌肉男坐在沙发上,而小萌坐在他的身上,衣服和胸罩都已经被脱掉了,牛仔裙被推到了腰间。  他们当然不只是单纯地这样坐着,肌肉男巨大的肉棒已经插进了小萌的身体里,小萌上下扭动着身体。  「你从刚才开始就很享受呢。」「很舒服的样子呢。」「很舒服吗?请回答我,张萌小姐。」「嗯——嗯——好舒服。」大概是肌肉男的肉棒太大了,小萌已经被干得有些失神了。  我觉得我也该做点什么了,我拉起美芝对她说道,「不要想多了,好好享受吧,就当是做了个梦。」我坐到了肌肉男身旁。  美芝不知道是想报复他男友,还是被我说动心了。  她走到我面前,背对着我,脱下了内裤。  我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扶着我的鸡巴,准备挺进她体内。  美芝十分配合地将我的鸡巴引到了她的阴唇边,慢慢坐了下来。  美芝的阴道好柔软,好温暖。  让我已经完全不在意,我的女友正被我身旁的男人赶着。  「啊——好大——」美芝低声说了一句,我知道我的鸡巴并不算大。  美芝的称赞无疑让我感动,这一刻我真心希望以后都能和这个女人做爱。  为了回报美芝,我示意让她转过身来,然后我抱起她来到了另一个沙发上。  一边上下抽动着身体,一边在美芝的配合下,脱下了她的上衣和胸罩。  用嘴温柔地吸允着美芝的双乳。  和小萌比起来,美芝的乳房不仅要大上一号,乳晕也更大更粉,而且更加柔软,在加上美芝白皙的皮肤,这对奶子简直是人间极品。  「啊!」突然听到一声低吼。  「侯勇先生,你射到了朱菲小姐体内吗,她可是张扬先生的女友哟!」「张扬先生你该怎么办呢?」「不要——求求你——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张扬应该是受到了刺激,并没有理会陈露的哀求,最后射到了陈露体内。  「张扬先生也射了么,那么请张扬先生和侯勇先生带着你们到女朋友到一边沐浴。」「咦,张扬先生居然抱起了陈露小姐,而侯勇先生抱起了朱菲小姐,你们是打算把女友托付给对方吗?」「那么身下的三对恋人,你们该怎么办呢。」「肖梦小姐,你愿意让赵文龙先生射到你的体内吗?」「啊——愿意——快——快——我要丢了——射进来——我要给你生孩子——」肖梦疯狂地扭动着。  「张萌小姐呢,于凉先生的女友已经觉得给别人生孩子了,很惨呢,你愿意为他生孩子吗?」小萌没有回答,於是肌肉男将小萌放躺在沙发上,扛起小萌的双腿操了起来。  我和美芝也换成了入式。  「啊——啊——」小萌的呻吟中已经带着哭腔了。  「插得很深呢,张萌小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愿——愿——意——我——愿意。」小萌已经被干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小萌那一对不算太大的奶子都被干得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那么请说,我愿意为你生孩子。」「我——我——我——愿意为你生孩子!」「美芝小姐呢,愿意为刘斌先生生孩子吗?」在主持人问的同时,我停止了抽插。  「啊——不要停——我愿意,我愿意为你生孩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开始以胜利者的姿态策马奔腾。  最终我将我的子孙后代射到了美芝体内,我和美芝都软瘫在沙发上。  脸上带着高潮余韵的美芝显得更美了,「高潮了吗?」「嗯——刚才——你坏死了——讨厌——」「老公,我走累了,进去坐坐吧。」老婆美芝的呼唤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出来,没错,那次我真的让美芝怀上了我的孩子,小萌也怀上肌肉男的孩子。  后来美芝嫁给了我,小萌则成了肌肉男的妻子,我们都过上了性福的生活。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还遇见了那个熟男侯勇,没想到他和朱菲结婚了,朱菲给他生了三个孩子。  想来也是,以朱菲那对巨乳,完全不愁没有奶水。  「老公,快过来嘛。」「来了来了,老婆大个人。」我走过去拍了一下美芝浑圆而挺拔的屁股。  「干什么呢老公,周围很多人呢,又不正经了,讨厌死了。」「谁叫我老婆的屁股手感这么好呢!」我和美芝嬉闹着走进了茶餐厅里。  我不知道他们过得如何,反正我是找到了真爱。  这个女人倒是让我眼前一亮,很娟美的感觉,茶色的T恤,白色的布裙,白皙的肌肤,乌黑的秀发,清秀的脸庞。  相比之下他的男朋友看起来倒是不咋地,一副很滑稽的样子。  「我叫张萌,今年二十二岁。我男朋友叫刘斌,今年二十七岁。我们是在一次旅行中认识的,他向我表白,我就接受了。」这就是我那时的女友小萌,虽然没有算不上很漂亮,但却是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尤其今天有穿一件卡通T恤,牛仔短裙,更加卡哇伊了,自然流露出的清新和那种做作可是不同的。  大家介绍完后,主持人又发话了,「下面我会询问女生们一些问题,看看你们到底有多相爱,那么还是从陈露小姐开始吧。你喜欢男友什么呢?」「他很成熟,很稳重。」「你们有做过爱吗?」「有的——」「一周几次呢?」「一个星期大概两三次吧。」「感觉怎么样呢?」「他很厉害。」这个女人故作娇羞的样子,真实让我看不顺眼。  「那么接下是肖梦小姐。」「我们当然做过,他很特别的是,他在喝酒了之后特别厉害。」「肖梦小姐应该有很多经验吧?」「也不算多了,确实有过几个,不是还是觉得他最能满足我。」「朱菲小姐呢?有和其他人做过吗?」「没有呢,只和男朋友做过。」「感觉如何呢?」「刚开始的时候有点问题,他总是太专注于我上面?」「上面?指的是什么?」「就是胸部啦——」「确实很美的胸部呢,有F吧」「嗯——」「美芝小姐呢?男朋友好像很会哄女孩子的样子。」「是的呢,而且他很幽默。」「会担心他劈腿吗?」「应该不会吧,他说过他不会,我相信他。」「这样就相信了吗?赵文龙先生真的很会哄女生哟,异性缘很好吧?」「不不不——有她就足够了。」「张萌小姐呢,很可爱的女生哟。」「没有——没有啦——」「喜欢男友什么呢?」「我是个很没耐性的人,一下就生气了,他会很耐性的安抚我。」「是个温柔的男人呢,对其他女生也很温柔吗?」「是啊,我很担心这点呢,他对大家都温柔,我怕有女生会因此纠缠他。」「好了,看来大家都很相爱呢,那现在考验正式开始。请女生们并排站在沙发前,等下男生会先退场,然后一个一个的进来,在蒙着眼睛不许交谈的情况下找出自己的女友。」接着我们被主持人带到另一个房间里,「对於男生来说还有一条规则,就是男生只能触碰女生的胸部和阴部。」什么,只能触碰胸部和阴部,那女友的便宜不是给然占光了,不过——自己不也是可以占别人女友便宜吗,突然我感觉即兴奋又犹豫,算了,只是摸一摸而已,可是有五万块的奖金啊。  如果拿到了,就可以给小萌买那件衣服了,她应该也不会生气吧。  我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似乎都是出於纠结的状态中。  「第一个进场的是刘斌先生,有请。」啊,我居然是第一个,很快我被带上的眼罩,在主持的人带领了前进着,我兴奋到无疑复杂,已经没有来不及去想其他事情了,突然我的手指触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是女人的胸部。  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握住了它,原来还穿着胸罩呢?我一边抚摸这,一边想着女友穿的胸罩款式,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还可以摸下面哟!」主持又牵引着我的手像眼前这个女人的下体摸去,已经湿了一大片了,这肯定不是我的女友小萌,我摇了摇头。  於是我又来到下个女人面前,一摸胸部,很大很软,这个肯定是那个奶牛,我摇了摇头,走下一个女人。  好顺滑的皮肤,跟我女友的有点像,乳房感觉好像稍大点,我搓了搓乳头,果然不是我女友,我女友的乳头没这么大。  我已经八成猜到这个是李美芝,突然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突然想到女友还在旁边呢,这样摸太久不合适。  前面几个已经可以排除了,小萌应该就在剩下的连个人之间。  可是我摸了很久,都没分辨出来,无论是胸型,还是乳头大小,还是湿的程度。  「找出你的女友了吗?」「没办法只能猜一个了,五成的几率,我就不相信我运气能这么差,「嗯,应该是第四个。」「确定吗?」「呃——确定。」「那么现在站在你面前就是你的女友,请给你女友最好的爱。」在主持的指引下,我给女友做起了口交,这种感觉,应该他没错。  「男生,下面硬了哟,那么请女友帮他处理一下吧。」突然我的鸡巴被柔软的东西包裹住了,这感觉——不会吧,我运气这么差——这肯定不是小萌,她的口交技术没这么好,顿时我就愣住了。  我这是在帮谁口交呢,啊——是那个名叫肖梦的风骚人,顿时我有种恶心的感觉。  不过这种恶心的感觉转瞬即逝了,随之而来的是她为我口交产生的快感,真的好舒服,最后我实在没忍住射了出来了。  现在请男友到一边休息。  我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随着刚才的快感渐渐褪去,这下我又迷惘了,真不知道等下该怎么面对小萌,脑子里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另外几个人也陆续进来了,脸上都带着复杂的表情。  然后主持人走了进来,「请男生跟我出来。」此时大厅空无一人,我们又按照主持人的指示,脱光衣服躺在地上。  然后肖梦和陈露,带着眼罩走了进来。  「刚才你们的男友从五个人中认出了你们,那么你们也能找到他吧。只允许触摸他们的肉棒哟。」我们五个人,无一例外都勃起了。  两人开始通过抚摸我们的鸡巴,和替我们手淫来寻找他们的男友。  「时间到,请确认哪一根是你男友的,并握住他。」结果,陈露握着的是朱菲男友的鸡巴,而肖梦握着的是陈露男友的鸡巴。  「陈露小姐,确定这是你男朋友吗?」「嗯。」「那么脱下内裤,满足他吧。」大家已经像着魔了一般,主持人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陈露脱了内裤,骑到朱菲男友的身上,扭动起来。  看得出来朱菲的男友张扬很享受的样子,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去玩弄陈露的双乳。  「朱菲小姐,请坐到你男友的身边,另外两个女生就在沙发上休息吧。」朱菲来到她男友张扬的身边,看着陈露骑在她男友的身上,脸上的表情很尴尬。  「朱菲小姐,请帮陈露小姐拿下的眼罩。」陈露睁开眼看到自己身下的男人不是自己的男友,显得更加尴尬了「你身边的人是谁知道吗?」陈露点点头「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吗?」「是——是情侣吧。」「那你为什么骑在她男朋友的身上?」陈露无言以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样骑在朱菲男朋友的身上一动不动。  「陈露小姐,你的男朋友呢?」陈露朝着旁边看了看,她的男朋友侯勇正在被肖梦口交着,不知不觉又开始扭动身体了。  「侯勇先生,朱菲小姐的男朋友和你的女朋友做爱了,你也可以和她做爱哟。」侯勇推开正在为他口交的肖梦,朝着朱菲冲了过去,将自己的肉棒塞进了朱菲的身体里。  朱菲稍微地抵抗一样,便开始吸允起来。  「张扬先生,女生扭得累了,该你主动一下了吧。」张扬看了看身旁在为别人男人口交的女友,立马把骑在自己身上的陈露按在地上,抽插了起来。  陈露在张扬的冲击下,呻吟了起来。  朱菲和侯勇看着自己的另一半和对方的另一半正做着,似乎受到了刺激。  两人拥吻在一起,朱菲脱下自己的外衣,解开胸罩,两颗硕大的乳房弹了出来。  侯勇很解风情的把嘴凑了上去,但他并没有之专注眼前的这一对巨乳,他的手已经伸到的朱菲的裙子内,拉下内裤,将自己的肉棒挺进了朱菲体内,我看到朱菲脸上竟然露出笑容,很幸福的样子。  「张萌小姐,你的男友刚才选了谁?」小萌指了指身边的肖梦。  「不会觉得懊恼吗?她的男友就在旁边哟,你可以报复她。」小萌犹豫着没有动。  「哦,对了,于凉先生,刚才张萌小姐的男朋友和你的女朋友的可是有替对方口交过的哟。」于凉听到这句话后,冲向了小萌,将小萌强吻了起来,小萌竟然没有拒绝他,「温柔点——温柔点。」于凉的动作果然柔和了起来,没想到这个肌肉男也这么善解人意,他又拉起了小萌的T恤,轻轻地隔着内服抚摸起小萌的一双小白兔。  与此同时,他还在吻着小萌的耳根,另一只手已经伸进小萌的裙子里。  真是海陆空三军并进,我感觉小萌已经快要沦陷。  虽然她闭着眼,微微皱着眉头,但她却已经发出了轻轻呻吟声,她应该已经感觉到快感了,只是还有点羞耻心在作祟。  肌肉男似乎也看出来了,小萌并没有反感的意思,於是他开始集中精力,直攻小萌的下体。  大概因为这短暂的停顿,小萌感到一丝空虚,她睁开眼看着肌肉男,似乎是在请求些什么。  肌肉男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伸手去脱小萌的内裤,小萌为了让他顺利地脱下内裤而主动抬起了双腿。  不仅如此,她把双腿张开来了,水汪汪的两眼满是期待地看着肌肉男。  肌肉男伏下头,伸出舌头替小萌口交起来。  就在他的舌头触碰到小萌阴唇的一瞬间,小萌发出了忘情的呻吟,又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我简直无法相信我看到的,不过我又能指责什么呢,刚才我也不是在她的面前如此享受着其他女人的服务吗。  「李美芝小姐,你的男友刚才也没能找到你吧,想报复他吗?刘斌先生似乎需要安慰哟,你可以利用一下他呢。」美芝犹豫地看了看我。  「应该只有这样,心里才能平衡吧。」美芝似乎被主持人的话触动了,害羞地走走到我面前,替替我口交起来。  美芝的口交技术和小萌差不多,很生疏,确实比不上那个风骚的肖梦。  但是我却感觉比刚才爽多了。  我看了看小萌那边,她用手抚弄着肌肉男的下体,肌肉男也轻轻搓揉着她的阴户。  小萌看了我一眼,带着幽怨的眼神,似乎是为了报复,她竟然主动地和肌肉男舌吻一翻,带着肌肉男的唾液为他口交了起来。  我心里一下感到很不是滋味,不过有想了想,算了,都这样了,好好享受美芝给我的服务吧。  於是伸出手来去去抚摸美芝柔顺的秀发。  「肖梦小姐,你在干什么?」我看了看旁边,肖梦已经骑在了美芝男友的身上,果然是个风骚的女人。  美芝因为一直埋头替我口交着,也是因为主持人的话才注意到了这一幕,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张萌小姐,你玩得很尽兴呀?」我的注意力又被吸引的到了小萌那边,肌肉男坐在沙发上,而小萌坐在他的身上,衣服和胸罩都已经被脱掉了,牛仔裙被推到了腰间。  他们当然不只是单纯地这样坐着,肌肉男巨大的肉棒已经插进了小萌的身体里,小萌上下扭动着身体。  「你从刚才开始就很享受呢。」「很舒服的样子呢。」「很舒服吗?请回答我,张萌小姐。」「嗯——嗯——好舒服。」大概是肌肉男的肉棒太大了,小萌已经被干得有些失神了。  我觉得我也该做点什么了,我拉起美芝对她说道,「不要想多了,好好享受吧,就当是做了个梦。」我坐到了肌肉男身旁。  美芝不知道是想报复他男友,还是被我说动心了。  她走到我面前,背对着我,脱下了内裤。  我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扶着我的鸡巴,准备挺进她体内。  美芝十分配合地将我的鸡巴引到了她的阴唇边,慢慢坐了下来。  美芝的阴道好柔软,好温暖。  让我已经完全不在意,我的女友正被我身旁的男人赶着。  「啊——好大——」美芝低声说了一句,我知道我的鸡巴并不算大。  美芝的称赞无疑让我感动,这一刻我真心希望以后都能和这个女人做爱。  为了回报美芝,我示意让她转过身来,然后我抱起她来到了另一个沙发上。  一边上下抽动着身体,一边在美芝的配合下,脱下了她的上衣和胸罩。  用嘴温柔地吸允着美芝的双乳。  和小萌比起来,美芝的乳房不仅要大上一号,乳晕也更大更粉,而且更加柔软,在加上美芝白皙的皮肤,这对奶子简直是人间极品。  「啊!」突然听到一声低吼。  「侯勇先生,你射到了朱菲小姐体内吗,她可是张扬先生的女友哟!」「张扬先生你该怎么办呢?」「不要——求求你——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张扬应该是受到了刺激,并没有理会陈露的哀求,最后射到了陈露体内。  「张扬先生也射了么,那么请张扬先生和侯勇先生带着你们到女朋友到一边沐浴。」「咦,张扬先生居然抱起了陈露小姐,而侯勇先生抱起了朱菲小姐,你们是打算把女友托付给对方吗?」「那么身下的三对恋人,你们该怎么办呢。」「肖梦小姐,你愿意让赵文龙先生射到你的体内吗?」「啊——愿意——快——快——我要丢了——射进来——我要给你生孩子——」肖梦疯狂地扭动着。「张萌小姐呢,于凉先生的女友已经觉得给别人生孩子了,很惨呢,你愿意为他生孩子吗?」小萌没有回答,於是肌肉男将小萌放躺在沙发上,扛起小萌的双腿操了起来。  我和美芝也换成了入式。  「啊——啊——」小萌的呻吟中已经带着哭腔了。  「插得很深呢,张萌小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愿——愿——意——我——愿意。」小萌已经被干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小萌那一对不算太大的奶子都被干得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那么请说,我愿意为你生孩子。」「我——我——我——愿意为你生孩子!」「美芝小姐呢,愿意为刘斌先生生孩子吗?」在主持人问的同时,我停止了抽插。  「啊——不要停——我愿意,我愿意为你生孩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开始以胜利者的姿态策马奔腾。  最终我将我的子孙后代射到了美芝体内,我和美芝都软瘫在沙发上。  脸上带着高潮余韵的美芝显得更美了,「高潮了吗?」「嗯——刚才——你坏死了——讨厌——」「老公,我走累了,进去坐坐吧。」老婆美芝的呼唤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出来,没错,那次我真的让美芝怀上了我的孩子,小萌也怀上肌肉男的孩子。  后来美芝嫁给了我,小萌则成了肌肉男的妻子,我们都过上了性福的生活。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还遇见了那个熟男侯勇,没想到他和朱菲结婚了,朱菲给他生了三个孩子。  想来也是,以朱菲那对巨乳,完全不愁没有奶水。  「老公,快过来嘛。」「来了来了,老婆大个人。」我走过去拍了一下美芝浑圆而挺拔的屁股。  「干什么呢老公,周围很多人呢,又不正经了,讨厌死了。」「谁叫我老婆的屁股手感这么好呢!」我和美芝嬉闹着走进了茶餐厅里。  我不知道他们过得如何,反正我是找到了真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