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美人之初夜迷情
美人之初夜迷情
拉开底层的白柚木抽屉,白小璃神情专注、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水晶玻璃圆盘。  她轻轻掀开盒盖,里头躺着一把串有水蓝色小铃裆的钥匙。  时间已经过了三年了,好快。  她以为这把姐姐丢弃不要的钥匙只能让她留作纪念,纪念一份青涩的暗恋;没想到,她竟会有使用上它的一天。  怎么也猜想不到,新来的美术老师竟然会是他。  彷佛是上天的安排,隐忍了三年的情感顿时让她作出了一个决定。  她不愿再偷偷地暗恋他了!她要告诉他,她爱着他啊!  自从姐姐第一次带他回家,两人眼光相互对视的那一刻起,她就爱上了他,毫无道理的一见锺情,但他是姐姐的男朋友,她也只能默默地在心中想着他、念着他、爱着他。  不久后,姐姐宣布和他分手时,她没有为姐姐感到一丁点的难过,心中只有狂喜。  偷偷拾起姐姐丢弃的钥匙,她宝贝似地珍藏着。  那一年的她才十六岁。而他,袁辰巳,已是二十五岁。  月夜下,淡淡的馨香沁心撩人。  野樱花缤纷灿烂地在纤细的枝头上盛开,片片粉红色的心形花瓣随风飞舞着,飘送进敞开的落地窗内。  白小璃紧张地看着四周。  她闯进来了!用那把姊姊丢弃的钥匙,她大胆地打开了大门,斗胆地走进了这个属于他的住所,她渴求能单独拜访的空间。  属于他个人的味道充斥在屋内的每一个角落。  烟草的味道、咖啡的味道、油料的味道、水彩的味道、画布的味道;属于他的味道,她贪婪地嗅闻着。  就在她痴迷地贴靠在他悬卦在衣架上的外套时,大门被推了开来,屋子的主人回来了!  小璃惊慌地转过身来,随即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  「小璃?!你怎么会在这里?」袁辰巳有些意外。  她是如何进入他的住处的?没有他的允许,管理员是不可能为她开门的。  「我……」她怯懦地缩着肩,手中的水蓝色铃挡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代替了她的回答。  「那是我给琉儿的钥匙。」他锐利的眯起眼,看着那把被丢弃的钥匙。他记得最后一次见到白小琉时,它被她狠绝的丢弃到垃圾桶里去了。  「当初姊姊丢掉,我把它捡起来的。」她嗫嗫地解释着。  小璃有些泄气。她还以为辰巳哥看到她会很高兴,至少不会是冷冰冰、面无表情的。  「算了,那不重要。你跑来我这里做什么?」  他放下手中的画册和装有几张稿的圆筒,走到樱桃木桌旁,拿起烟并点燃了它。淡淡的烟草味融散在气氛有些僵凝的室内,他转过头重新望着她。  「辰巳哥,有三年的时间不曾见面了,我一直很想再见到你,我好想你!没想到你会成为我的美术老师,我好高兴!」她十指用力的绞扭着,兴奋地说出她一部分来意。  「时间很晚了,你该回家。」迎视着她清灵水亮的圆眸,袁辰巳眼中泛起一抹复杂的神色。  好个「琉璃」姊妹!姊姊小琉在和他交往三个月后狠绝无情地甩了他,妹妹小璃却在他和她的姊姊分手三年后跑到他家来告诉他她想他,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我不回家,我是特地来见你的!」她急切地阻止他送客的举止。  她不能走,在她下定决心、鼓足勇气的今晚。  「见我?那你现在见到了,可以走了吧!」袁辰巳脸色阴晴不定,口气冷淡而疏远。  「我……我一直喜欢着你!辰巳哥。」小璃乾脆扑进他的怀里,将心中的情怀尽数向他倾吐。  看到他有一霎时的怔愕,她再次放胆告白。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辰巳哥,我……」她拉住他的衣袖柔声说道。  「我没有时间陪你玩小孩子的游戏。」恢复了正常的思路,袁辰巳一句话堵住了她热情爱恋的宣言。  「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满十八岁了!」她眼眶一红,退开了脚步。  辰巳哥认为她还是个小孩子吗?不,她已经不是三年前青苹果般酸涩的她了啊!  「在我的眼里,你仍是个小娃儿。」盯着她娇小的身子,他平淡的言词丝毫不带任何感情成分。  眨回眼中迷蒙的水气,小璃年轻的心带着三分冲动地用手拉下了裙子的拉链。  短短的百褶裙快速的顺着她修长的大腿滑落,静静地躺在白色长毛地毯上。  「看着我,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我没有魅力吗?」她咬着下唇,目光无畏地迎视着他。  「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他有些震惊,烦躁的质问她。  「没有把戏,我只是希望你能抱我!」她豁出去了,羞耻心、女孩子的矜持、一切阻碍她表态的道德礼教,全都滚到一边去了。  「你是认真的?」她认真的表情让他有点感兴趣了。  「嗯,我……我好喜欢你。」她重重地点着头,充满感情的坦白,希望他能了解她的心意。  「对女人,我的动作向来是谈不上温柔的,这点你姊姊跟你说过吗?」袁辰巳恶劣的唬弄着她,以恐吓的口吻戏耍她。  「没有,姊姊只说你……」小璃摇摇头,不明白他的意思,脑中思索着姊姊对他的批评。  「琉儿怎么说我?」他邪气的口吻混合着轻柔的质问。  「嗯,姊说辰巳哥很强,而且……」她回忆着。「很强」是什么意思呢?关于其中的含意,她始终弄不明白。  「而且怎样?」他加重了口气,执意要她回答。  「需索无度,说要就要,不管何时、何地……」小璃把记得的一古脑儿地说了出来,软哝的音调却在他严峻的目光下越来越小声。  「真是太过恭维我了,不过事实也是如此。」袁辰巳突然绽开一抹诡谲的笑容,状似轻快地接下了她的评议。  「辰巳哥……」着迷于他炫目的笑容,小璃一颗心怦怦地狂跳不已。  「你还想要我抱你吗?」他笑容可掬地问。  面对他俊邪的笑颜,她全身血流加速,神智全然为之倾倒。  「嗯,我要。」她心跳加速,毫不迟疑的回答。  「过来我这儿。」他伸出手召唤着她。  他眼光似火焚,紧紧锁住她迷蒙的水眸。  「辰巳哥,请你温柔些好吗?这是……这是我的第一次。」小璃一步一步地往他移近,将微凉的手心贴上他炽热的掌握时,她忍不住地央求着。  「你在命令我吗?想要温柔,就去找别人要。」他冷淡的挥开她颤抖的葱白小手。  「不!不是的,我不是在命令你,辰巳哥,我只是有点害怕……没关系,就照你的方式做,我不会再有任何意见了。」她急忙接住他的手,意志坚定的保证着。  「这才乖。」他嘴角上扬着满意的笑痕。  袁辰巳一把将小璃搂进怀中,审视着她脸上的羞涩赧红,莫测高深的深邃眼瞳里,猜不出他此刻的想法。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好紧张,辰巳哥抱住了她耶!  「你什么都不必做。」看穿了她的紧张,他安抚着她。  「啊!」小璃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他沉重的身躯瞬间压向她,她的背撞倒了堆放在桌边裱褙好的大型白色画布。  下一刻,两人已双双倒卧在画布上。  「辰巳哥?」小璃睁着圆亮的瞳眸,眼中净是好奇的神色。  「嘘。」他的手指按压住她的小嘴。  他的脸,离她越来越近;他的唇瞬间覆盖在她的唇上。  他在吻她!  她的初吻!  「闭上你的眼睛。」袁辰巳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小璃红艳的小脸上。小璃听话的闭上眼,黑暗中,身体所有的感觉变得更加敏锐。  在她唇上火热柔软湿滑移动着的是什么?  啊!是辰巳哥的舌头!他正轻柔而缓慢地舔舐着她,顺着她的唇一遍又一遍地来回舔着。  这就是吻吗?噢,她要晕了,她暗恋了三年的辰巳哥在吻她!  右侧整个胸房突然被灼热的大掌笼罩着,小璃娇小的身子惊骇地一抖。从来没有任何人碰过她的身体,而且还是她的胸部!  「辰!」她惊呼而微张的小嘴,却让那滑溜的舌毫不客气的钻入。  辰巳哥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了!好难为情的感觉啊!  他一再地捣入迫使她的小嘴更加开放地承受着。他好像在她的口中寻觅搜索着什么。小璃迷迷糊糊地想。  袁辰巳的唇重重地压覆着她的,让她更是仰高着小嘴迎进他;他的舌尖起先浅探地舔弄着她的舌尖,随后更加地深究探访着她的舌根,最后几乎快要潜进她的喉咙了。  「嗯」他的口水和她的混合在一块儿了!  小璃昏眩的意识来不及再细思了,因为袁辰巳罩在她胸乳上的手掌突然用力一抓,抓散了她仅存的思绪,也抓走了她最后的力气了。  「唔嗯」小璃气息轻浅地娇喘着。  她一边感受到他正强劲地吸吮着她伸长的舌,一边又敏锐的感受着那不住地搓揉挤压着她的大手,似要抓破她的乳房了。  滚滚情潮正以漫天盖地之势席卷着她稚嫩的身躯,她从未经历过的陌生欢悦在他狂野的撩拨下,好似挣脱束缚般地在她的体内深处苏醒过来。  他的手像是会放电,袭击着她的神经末梢,她感觉到她的胸乳似乎在发胀、发疼着,并主动的挺向他火灼般的掌心。  「呼哈哈」她在他终于放开她的小嘴时,用力地吸入新鲜的空气。  他两手并用地双双捧推着她发育良好的乳房,挤压揉拧着,让她感受到一股介于疼痛与快意之间的欢愉。  「啊……」  「叫大声点,我喜欢听女人快意的吟叫,在我的挑逗之下。」他手劲加重,修长的指节几近残酷地揪扯着她柔软的顶点。  「啊!」快感让小璃忍不住尖锐的婉转呻吟着。他对她做了什么?  他的肆虐竟让她有种兴奋的快感,这是怎么回事?她的身体究竟会变成怎样?  这时,她的内裤底下,竟然湿了。小璃害怕的夹紧大腿。  「解开你的衣扣。」  「辰巳哥……」他轻喃的哄诱让她不由自主地抬手动作着。她不怕的,她不是一直渴望着能被他所拥抱吗?  小璃做好心理建设,努力让自己的手不再抖得像是毒瘾发作般,她一颗接一颗的解开白衬衫上的小扣子。把扣子解开后,小璃的水汪大眼望向袁辰巳,等待他的指示。  「拨开衣襟,把胸罩拉开。」他的命令低柔得像是情人的甜言蜜语。  她照做了,拨开衣襟不难,可是胸罩她不敢。  「辰巳哥……」小璃泪凝于睫。她从没这样过,主动在男人面前袒胸露乳,这真是太疯狂了!  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怎么也下不了手。  「怎么?想打退堂鼓了?那就请回,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退开压缚着她的沉重身躯,毫不留人地道。  「不!我不走,辰巳哥,求你别不理我!」揪紧他的衣袖,小璃近乎轻泣般地哀求。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吗?」他如火炬般的目光定在她按在胸衣上的小手。  「嗯,我知道。」小璃猛点着小脑袋,只求他别赶她走。  在他的注目下,她的手滑到了胸罩的下缘,勾住了上弦月般的罩杯;一寸一寸地将粉红色的蕾丝胸罩给揭起,堆挤在两团白嫩浑圆的上方,两只浑圆的嫩乳霎时弹现在他的眼前。  袁辰巳十分认真地评论着,他锐利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她那对坚挺丰润的白皙娇乳。以她一百五十八公分的娇小身材,32E的尺寸可说是每个男人的梦想。  他顺着胸部下缘抚摸着,青春洋溢的胴体弹性十足,雪肤玉乳丝毫没有下垂,脱离了胸罩的支撑仍是坚挺耸立着,像刚出炉的牛奶馒头,膨胀得令人垂涎;顶峰上缀着抹处子的淡粉色,让他想狠狠地咬下吞进腹中。  她偷偷睁开紧闭的眼,觑着静默的他。  「辰巳哥……」怎么?他怎么一语不发、神色凝重,是不是她一点吸引力也没有?  小璃心中一阵恐慌。跟姊姊妖娆的体态相比,她简直渺小得毫不起眼,辰巳哥对她不感兴趣吗?  「注意我接下来的动作。」他口气非常严肃,但炽热的眸光像要在她的身上烧穿一个大洞似地。  「嗯。」小璃乖顺地点点头。  她松了一口气。辰巳哥并没有嫌弃她瘦小的身子。  可她上一口气都还没吐完就又倒抽了一大口,他重新覆盖在她胸乳上的手竟然……「啊……」怎么……怎么少了布料的阻隔,他手心的温度便像是烙铁似地烧印着她的肌肤,好烫!  「感觉如何?」袁辰巳邪邪一笑,用力收拢着五指。  「好、好奇怪……辰巳哥。」她星眸半眯,一句话回答得支离破碎。  小璃觉得全身的血液似在逆流着,脑子里像是装着沸水,滚烫得让她无法清楚分析,被箝住的乳房像水球般地扭曲着,可从她口中喊叫出的声音却是似泣似吟的嘤咛。  「怎么个奇怪法?」他得意地看着她一脸的意乱情迷。  袁辰巳一收一放的揉捏着两只柔软,一会儿掐个满掌,一会儿按压着。  「嗯……唔……」她说不出来,陌生的感觉狂野地扫荡着她每一处的神经,她都快要为之疯狂了。  「那这样呢?」他用两指夹住乳头,猛地一揪。  袁辰巳满意地看着她莹白娇躯瞬间弓起,还激烈地扭腰挣动着,他的指节恶意地夹转着渐渐变硬的结实乳头,看着她甩动一头黑瀑般的长发。  「辰巳哥,我……我好热」他在她的身上放了火是吗?要不然她怎么有如身陷烈焰之中?好热!  「很好,你非常的专心。」他放开她鲜红如石的乳尖,语气轻柔得像在称赞一个乖巧的小女娃儿。  「啊啊啊别别那样」小璃拔尖的呻吟着。  辰巳哥他竟然咬住了她右侧的乳房,以舌舔洗、兜圈儿、压按她的乳晕,最后居然像个婴孩般吸吮了起来!  「嗯」她的手扶住他的肩头,本想推开他的,却反过来紧抓着他,把自己更往他的口中推送,像要把乳房塞进他的嘴里似的。  她的身体是怎么了!竟然做出违反意识的动作!  「好女孩,你做得很好。」袁辰巳舔逗着她水亮嫣红的乳尖,目光邪肆地扫过她泛起一层粉红色泽的肌肤。  「辰巳哥,我……我好像变了个人。」她的胸部胀得好痛,在他的掌握中,疏解后又堆积着,尤其是在他舌尖、指尖的拍击、弹拨下,益发感觉敏锐。  「这就是你,在我拥抱下的你。」他对着濡湿的乳尖吹气,不意外她敏感的身子一阵抖动,绵柔的娇乳娇媚地颤晃着。  「这样就结束了吗?」她语调沙哑,天真地看着他。  「不,还早得很呢!我纯真的小璃。」他哈哈一笑,重重地捏了下她泛着点点淤红的奶子,惹得她浑身又是一颤。  「还、还有什么?」刚才那些阵仗就让她几乎魂飞魄散,那接下来的呢?  小璃单纯的心思,怎么也猜想不到袁辰巳脑子里邪淫的画面。  「譬如说这里!」他在她耳畔低语。  「啊!」他的手居然伸进了她的底裤里去了!  「辰巳哥,不行!那儿不行!」都已经湿透了啊!  「为什么不行?哦,原来是淹水了!」他的大掌贴抚着,让她的小脸红通通。  薄薄的蕾丝底裤在他的手中瞬间成了一堆无用的碎布,他的五指如小蛇般的移动着,惹得她两腿踢蹬,蛮腰不住地扭摆。  她无意的动作反而更加方便他的拨弄,他放任手指蛮横地挑逗着那如蜜的花瓣,沾染了滑腻的热液后毫无困难的勾搔着处子的蕊心,更多更烫的蜜汁狂涌而出,让他在秘密入口绕行的五指顺利的潜入一指。  「啊啊啊」小璃被他深深埋入的手指给顶得抬高下身,仍穿着白色膝上长裤的两腿抖得不成形,脚趾蜷缩着。  「告诉我,小璃,你喜欢辰巳哥这样吗?」他转动着在她之内的中指,询问的口吻像是完全没有杀伤力。  她好紧、好烫又好软,处子狭窄的花径牢牢地紧裹着他的深入,转动抽插都是至极的快感。袁辰巳运气抵抗着下身火热的硬挺,刺穿的慾望是如此的强烈。  「我喜欢。」辰巳哥此刻就在她的体内,她好高兴。  小璃单纯的心思全被前戏撩人的快感填充塞满。  「那这样呢?」他恶意的再加入一指,中指和食指并进、抽退着,间或分开地撑开她柔嫩的花径。  看着她痴迷的表情,袁辰巳手下的动作加快加重着,又湿又滑的窄径充满了浓浓的爱液,让他狂野的抽插顺遂得完全没有任何阻碍。  「嗯喜欢好喜欢」她发出像猫儿般的嘤咛,抬起的下身一片晶亮湿滑。  「那这样呢?」他的拇指压揉着充血肿胀的软核,让她那儿更是艳红似火。  「啊太多了」她的身体就快要承受不了这么多的欢偷了。  「可以的,我的小璃,你行的。」他蛊惑般的吟喃催眠着她的意识。  小璃腰臀激烈地摆动着,跟随着他手指的律动,舞动着淫荡的姿态。  「啊辰巳哥,我真的快不行了」她的灵魂彷佛要脱离身躯飞冲上天际。  在她下身作乱的手指似乎带有某种魔力,沉重的迫击着她、挤满了她,简直像是要破坏她体内某种保留多年的实物。  好矛盾!辰巳哥怎么会伤害她?不会的,他不会伤害她的,她要相信他。  凝望着她红艳的花心,袁辰巳动作几近疯狂。  花蜜四溢的小穴收缩圈拢着他进犯的两指,肿胀红热的阴唇敏感得就快要承受不住他最后的一击。  他就要折下她这朵清纯的小百合了!  小璃浑身燥热难耐地扭动着,唇边不断地逸出声声娇媚的酥吟,细柔而绵密,水艳的菱唇微放娇喘着,美绝的姿态魅惑了袁辰巳,情慾勃发的男性象徵呈现硬硕的钢铁状。  他两手箝住她颤抖的膝盖往两侧推得大开,将她所有的私密展现在他的面前。  女孩儿家最隐密的羞花因他强悍的举动完全绽放暴露出来,艳红的瓣蕊如晨曦下盛开的玫瑰花,沾染着透明的露水,两月花唇抖颤地缩合着。  「别、别看,辰巳哥,好羞人呢?」小璃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他火炬般的目光正盯着她大大敞开的腿间。  她挣扎着想合上腿,却不敌他蛮悍的力道,她又羞又慌,水嫩的小脸一如三月桃红。  「为什么别看?小璃这儿很美的。」他的指尖戏耍按压着德心敏感的核苞。  「唔……别这样!」她腿间一阵战栗,黏腻的花蜜再度流淌而出。  袁辰巳目光转为火热,眼见小穴里似渴求般的爱液满溢着,在他轻轻地碰下,它抽搐抖动着,他再也等不及她究竟是否明白自己天真的行为将会有么样的结果了。  「小璃,你相信辰已哥吗?真放心把自己交给我?」吻住她轻轻颤动的蓓蕾,他虚情假意地问着。  「嗯,我相信你,辰巳哥绝对不会伤害我的。」小璃急忙回复着。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索他话中有话的询问,只知道她爱着他愿意把自己的处子之身献给他。  「这里,等一下将会是通往天堂的途径。」他滑动的指腹扰乱了她的心。  「啊!身体身体变得好热!」她再次淫荡地喊着。  一股莫名的快感有如电流通过她的全身,凝聚的热力全都集中在他抚摸的那一处。  「小璃,再说一次,你喜欢的人是谁?」袁辰巳低柔的在她耳边轻喃。  而他的手指再度让她全身绷紧的快转了起来,另一手解开自己的裤裆,男性硬如玄铁的利刃已然出鞘,抵着她爱液横流的穴口磨蹭着,不一会儿便沾染得满是湿滑。  「辰巳哥!我最喜欢辰巳哥了!」女性的本能让她弓身迎上他的推撞。  小璃感觉到除了他滑溜的手指,似乎还有个更烫、更硬、更粗大的东西正抵着她柔嫩的腿间移动。  「你爱的人是谁呢?」他轻轻将火热的前端推入窄小的穴口。  「辰巳哥!我最爱的就是你了!」意乱情迷的她完全忽略了下身那鼓胀的刺入。  小璃忘情的大喊着,将心中所有的爱意化作吟哦对他倾诉。  「那你一定会喜欢我接下来要对你做的事。」他嘴角上扬,嘲弄的说道。  「辰巳哥!」她一定是听错了吧!怎么辰巳哥的话里似乎带着危险的意味?  不可能,一定是她的错觉。  就在小璃心中否定着那危险的警讯时,袁辰巳腰臀用力一挺,火烫的利刃毫不留情的冲刺进入她从未经过人事的处子密径里,沉重的潜入至她幽柔的最深处。  「啊!」那是什么?小璃尖叫着。像是要将她给撕裂成两半!  她扭动着,想挣脱那根将她刺穿的滚烫热柱,可是被他牢牢握住的粉臀怎么也无法退开。  「辰巳哥……」她眸光凄楚,痛得无法言语,哀怜的语调如泣如诉。  「你不是喜欢我吗?那你应该就会喜欢我和你做爱的感觉啊!」他的语气仍是轻柔的哄诱。  胯下感受着处子花径里正用力收缩圈拢的肌理,本能地排挤着外来的入侵,几乎要掐了他的男茎似的。  「做爱?」这就是做爱?小璃心中泛过一阵甜蜜。  心理的放松带动了肉体的连锁反应,虽然仍是紧窄得教他难以克制宣泄的慾望,但那甬道已然变得湿滑顺畅了。  「注意了,接下来的我不会再一一解释了,你只要记得,不要压抑自己,只要跟着我,回应我。」袁辰巳说着小璃仍不太明白的解说。  不过她也不用去明白了,因为接下来的一切就有如搭乘了一趟超高速的云霄飞车,她好像攀上了天堂。  袁辰巳捧住她的圆臀,微微地退出了些,再猛烈的一挺,在她甜蜜的小穴里一进一出了起来。  那律动起先是缓慢的,渐渐地,他不再满足于小幅度的动作了,他抓住她两片嫩臀,用力得让那软绵变形绯红,腰臀摆动的速度加快加重了起来,在她发出一声又一声低长的呻吟中,益发狂猛地用力捣入她。「啊啊啊!」小璃完全说不出话来。更多精品色文,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资源丰富高潮不断!起先,被侵入的那儿仍有些疼痛,不久之后,更强烈更鲜明的感觉盖过了疼痛,饱胀摩擦着她内部的火花像引爆的烟火般;他进退的火力在她体内流窜着,焚毁了她全部的矜持,她忍不住地放声吟叫着。  「嗯啊啊啊!」她目光涣散,小嘴一张一合地娇喘着。  他重重地深捣让她本能地抬起下身,承接着一次次火力强大的激刺。  「再叫大声一点!」袁辰巳让自己几乎完全退出她,复又狂暴地冲刺进入。  他顶插着她如花似蜜的甬道,一下下猛烈的贯穿着她,如一匹悍马般的骑乘着她,男性狂霸的力道推顶得她全身不住地震动,她两只白皙娇乳在他的冲刺下不住地弹跳晃动出迷人的弧度。  「啊!」在他深入浅出的戳弄下,她拔尖的浪叫着。  「再野、再浪一些!」袁辰巳低咆狂吼着。  他放开她的粉臀,因为她已经不再需要他的支撑了。  瞧,她的蜜壶简直像是紧咬着他不放似地贴迎着他,他得意地变换着戳刺的角度。  「啊啊啊!辰巳哥!」这是她吗?如此淫荡的姿态、放浪的叫声。小璃迷乱的看向他,有些意外着他汗流浃背、满脸通红的激情模样。是因为她吗?错认的骄傲让她放胆也更加狂野,她伸出手抚上他结实有力的大腿,碰触着她的梦中情人。「荡娃儿,喜欢摸男人吗?」更多精品色文,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资源丰富高潮不断!他的手揪拧着她晃动的乳房,拉扯转动着鲜红的尖端,决定彻底颠覆她所有的一切。「啊好疼!」胸乳被恶意拉扯,让小璃痛呼了声,可体内猛然抽紧的肌肉却更敏锐的察觉到他的贯穿更加肆无忌惮了「这样更有感觉对不对!」冲刺的速度激昂地加快着,袁辰巳感觉到身下的人儿就快要达到第一次的高潮了。  「嗯啊啊啊!」无法克制的风暴在体内拢成一股狂喜的潮流,冲击着小璃的神经中枢,全身的骨骼似乎崩裂,她彷佛要四散成灰了。  「小璃,就这样直上天堂吧!」他的话语低柔暗哑得像是催眠。  袁辰已伸手探入她的腿间,揉拧抹搓着她敏感得已禁不起任何挑逗的阴核,配合着次次狂烈的推顶,把她的花径给磨蹭得痉挛收缩了起来。  「辰巳哥啊啊啊……」她的大腿用力紧夹着他。  袁辰巳奋力一挺,在她弓身抽搐中,硬是将她给推入了狂喜的深渊……激情欢爱结束后,一切回归静寂,只有两人的低喘和娇弱的气息回荡着浓烈的情慾味道弥漫在偌大的空间里。  雪白的画布上,处子的血色痕迹斑斑,好似落英缤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