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村姑与她继父的性福
村姑与她继父的性福
她叫凤芝,很小的时候,随母亲改嫁到这户人家,来到了这个座落在大山里的一个不大的村庄里。她的母亲是外省人,具体是哪的,等她很大了才知道。当时,她只有一岁,跟母亲落下了脚,就要跟一个身体强健,中等身材的男人叫爸爸。她当时太小了,什么也不懂,妈妈让叫,就叫吧。  后来,又有了二个妹妹,一个弟弟。山里人的日子过的苦,房屋有限,吃的也不多,爸爸总是用不同于看妹妹、弟弟的眼神看她。这让她搞不懂却很害怕,为了爸爸的眼色能好点,总要想着办法去讨好爸爸。  稍大一点的的时候,她就学会了做很多的事,带妹妹,领弟弟,还帮妈妈做家务,她做了很多很多的事。爸爸的眼神还是一直没有变好,慢慢的她长大了,自己也觉得自己变得好看了,爸爸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同了。  眼睛有些小,细细的,脸白白的,从小好吃的全给妹妹弟弟们吃了,她吃的不好,身材长的并不高,胸却长的很大,屁股也很圆。  胸大是不是爸爸在她刚刚发育时,就时常摸的原因?不然怎么会比同龄女孩大很多哪?她想不通,也不敢问妈妈;记得那是一个初秋的时节,院里的果树结满了果子,弟弟要吃,下面能摘到的还不红,她看到树上面的又红又大,就奋力的爬上去,站在树枝上努力的摘那颗,她认为最好的时,爸爸来到了树下。  先是站在她的正下面抬头看她,她摘下果子正要下树,低头一看,爸爸在树下正抬头看着她,心里害怕手一松差点从后面掉下树来,爸爸在树下抬手扶住她的屁股。笑道:“小心点,别掉下来,把B摔碎了。”  她抓住树干想顺树滑下来,爸爸一只手在她的屁股上,别一只手顺着她的衣服下面伸进去,扶在她的乳房上,同时,屁股上的手用力,向前一推她向前倾倒,她乳房都压在爸爸的大手上。爸爸用力一按好痛呀,人也掉下来,正好掉在爸爸的怀里。  爸爸的手似乎是一转,她整个身体就背向爸爸了,爸爸的手还在乳房上摸来摸去的,很用力,还捏着一个乳头,更痛了,眼泪都要出来了,却不敢吱声,爸爸的呼吸也粗了很多,把她搂的更紧了些,腰上什么东西隔着衣服也有些烫,她想回手把那东西拨开;她也真动手了,没有拨开,爸爸用另一只手,把她的手引到那烫人的东西上。  她好奇怪,这个东西,怎么会在爸爸的二腿之间。爸爸这个东西好大呀,和弟弟的不一样吗?是不是人长大了,什么东西都大哪?比如自己的乳房,妹妹们的还很小,自己的就很大,可是,为什么妈妈比自己年龄大那么多,妈妈的乳房还没有自己的大哪?  带着这些疑问,她想回头看看爸爸这东西,到底有多大?刚要回身时,弟弟在哭闹着,要果子吃,爸爸听到弟弟叫了,松开手,并把她向前推开,她没有准备差点趴在地上。她不敢回头看爸爸,这一推,她知道,爸爸是生气了才会这么用力。  她手里拿着那个果子,送给了弟弟,弟弟不哭了,爸爸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哪?眼睛看向她时,都是红的。她不敢看,更不敢问。只好乖乖的领弟弟去一边玩。  从此后,爸爸看她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具体是什么她说清,不在是那种让她害怕的,而是让她会脸红的了。  北方的冬天会特别的冷,山里人的冬天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要把一些萝卜,马玲薯之类的东西,贮存起来,为了贮存这些东西,要挖一个很深的窖。  这些天,爸爸一直在挖着,今天,还在窖的上面加上盖子,只留一个小小的,只供一个人上下的小门。  吃完午饭,妹妹们去上学了,妈妈带着弟弟去临近的镇上去买东西了。家里只有她和爸爸,她正在洗碗,爸爸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说:“走,凤芝,去帮我试一下,我把菜窑的门留的大小?”说着,就拉着她向那个窑走去,边走边向四周看着。  到了窑前,爸爸让她下去,她只好踏着事先留好的梯子一步步的走下去。下到底下,抬头对外面叫道:“爸爸挺好的,能下来,我这就上去吧。”她的话没有说完,窑里黑了下来,爸爸也从门哪下来了。她说道:“爸爸这个门行呀,你看,你都能下来呢?”  爸爸并不答话,还有二层梯子时,就一下跳了下来,吓得她赶紧向里面躲开。爸爸下来后,就一把搂过她来,一只手伸到衣服里摸她的乳房。她想呀,爸爸可真是奇怪,就这么二个东西有什么好摸的,一有机会,他就要摸,也没有个够。  摸就摸吧,只要爸爸不用力捏紧,不用力捻乳头,也还是蛮舒服的。爸爸摸着摸着,呼吸又粗了,撩起她的衣服,竟然把乳房含在嘴里。呀,好热呀,这样的事情不是小孩子才做的吗?小孩子吃妈妈的才对呀,爸爸怎么能吃女儿的哪?  她想问,可是不敢呀,也不敢反抗,反正爸爸爱吃就吃吧,热热的感觉也不错,吃着吃着,自己的口怎么也有些干哪?爸爸一会吃这边的一会吃那边的,手也不闲着,去解她的腰带。他这是怎么了哪?  她努力的忍着身体传来的不舒服,她好想扭动身体,怕爸爸不高兴,没敢,只觉得自己的脸好热呀。腰带让爸爸给解开了,他的一只手伸进去,把裤子给扒到了膝盖下了。爸爸的身体比她高很多,现在正弯着腰吃着她的奶子,让她觉得很可笑。  爸爸可不管她怎么想,本来一边用嘴吃她的奶,一只手在摸着另一只。现在,不摸了,而是拿起她的手,放到他的二腿间,那里支起一个包,她现在知道了,那是爸爸小便的东西,自从上次她在树下碰到过后,她还特意的看过弟弟的那个东西哪。  让摸就摸吧,也不是没有摸过。她听话的把手放在那个包包上,爸爸松开她的手,把自己的腰带解开了。也把裤子退下去了,那个东西,直直的立在哪,爸爸一直弯在她的身前,她看不到那东西,爸爸用手把她的手引到那东西上了。哎呀,这么粗,这么长呀。快赶上弟弟的小胳臂了。  她只好用她的小手慢慢的摸着,她也想摸一下,这东西到底有多大?  爸爸的手太不老实了,怎么又一只手,上来摸她的乳房哪;另一只手又伸到了她的二腿之间了呢?那有什么好摸的呀?不就是一个缝吗?拉屎拉尿的多脏。她想伸手拉开爸爸的手,爸爸生气的嘴上咬她的乳头,手用力的打开了她的手。好痛,她叫出声。  爸爸的嘴松了很多,用舌头轻轻的舔着,嗯不痛了,还很舒服。爸爸想摸就让她摸吧,谁让她不知道干净哪。  爸爸的手摸到了那个缝里,还用一个手指进去抠着。呀,好痒。怎么了自己的呼吸也快象爸爸一样了,也粗了很多呢?好难受呀!  她实在受不了了,扭动着身子。爸爸终于从她的乳房上把嘴拿开,看着她说:“怎么了小B,想挨操了?小B我早就想操你了。来把B张开。”说着用力用手抠着她的B。还用拇指碰着她缝前面的那个小豆豆。  这样一来,她浑身抖动,扭动的更厉害了。她现在好想爸爸的手在进去一些,在向里面抠抠,里面好痒。可她不敢说,爸爸那不怀好意地笑着,看着她问:“小B,是不是很痒?”  她点头,爸爸的笑一直在脸上,又问道:“那里痒,告诉我?” 她如实的回答:“你摸的地方,里面痒。”  爸爸的笑更坏了,他坏笑着道:“小B我告诉你,这个地方叫BB,知道为什么会痒吗?那是它要挨操了,我没有操你,它着急了。”说着,也不管窑里的地下全是土,就放她平放在地上了。  之后,爸爸跪在了她的身边。他的一只手还在他说的那个B里摸着,一会,爸爸拿出手来给她看,笑着说:“看看,出水了,出的还不少,小B,不是我看着你长大,我还真不敢你第一次就会出这么多水?呵呵,这都是为我准备的。”说完下身抬起,那个粗大的东西对着那个B狠狠的扎了进去。  她本能的一并腿。爸爸并没有顺利的进去,爸爸生气了,用把抬起她的一条腿,把她的裤子拉下去,并用两手把她的腿向外分的大大的,用那个粗大的东西对着她的B挺身。“啊!”好痛呀,太痛了,眼泪都痛出来了。她刚喊痛,爸爸覆在她的身上,张开嘴把她的嘴含住,不让她叫。  她没有办法,叫也叫不出动也动不了,爸爸的大手紧紧把住她的腿。她只能拚命的扭动身体,好象她越是这样,爸爸越兴奋似的,身体动的就更来劲了,两腿间撕裂般的痛。爸爸每动一下,就痛的厉害,痛得眼泪流得满脸都是。  爸爸才不管她哪,只是不断地前后的动着身体,随着他身体的动作,那个粗大的东西,在她的B里进进出出的。痛的她身上全是汗。现在只是痛,到是不痒了。  爸爸看她不在叫了,而是咬紧牙硬挺着。就不在含着她的嘴了,松开后问道:“还痒吗?”  她痛的下身有些木了,她不想说话,只是摇摇头。爸爸一边动着一边说:“这是第一次会痛些,以后就会好,以后会舒服死你的。小B等着我慢慢的操你吧。”说完自己在哪嘿嘿的笑起来。  她全身有虚脱的感觉,一点力气也没有,由着爸爸在身上动来动去,直到爸爸闷哼一声后,趴在她的身上不动了。  过了一会,爸爸从她身上起来,头一次关心的看着她。见她头发上全是土,衣服被他推得老高,裤子在一只脚腕上。大腿跟哪红的白的一大片,躺在哪动也不动,又嘿嘿的笑起来。  笑够了,先把自己的裤子穿好,又弯腰把她抱起来。帮她拍拍身上的土,把她扶站起来,她的腿真软,站不住,只能靠在身后的墙上。  爸爸帮她穿好裤子,让她自己记好腰带,之后,小声告诉她,让她先上去,进屋里拿好换洗的衣服,自己去河边洗洗,别让她妈回来看到,这是他们俩的密秘。不能让别人知道,如果,她说出去了,就打死她,说着,还恶狠狠的看着她;她吓的一哆嗦,赶忙点头。  她的腿都不会走路了,勉强走到梯子前面,抬起脚迈上去,一用力,B那又痛了,她委屈的回头说:“爸爸,痛,我上不去。”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爸爸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什么也没有说,蹲下身去,用头把她顶起,告诉她把好,之后,他一级一级的慢慢走着,直到把她送到地面。小声对她说,快回屋换衣服,去河边洗个澡。爸爸从来没对她这么好过,她顺利的点头,按着爸爸说做了。  她坐在水里时,下身的痛好了很多,闭上眼睛,她多少还是知道些,爸爸刚才和她做了什么?晚上,有时,爸爸妈妈做这事的时候,她是看到过的。还有,家里的黑狗有时会招来很多的狗,做的事情也和这个差不多。  妈妈和爸爸做过那么多次了,从来不和别人说的,她也不能说,和妈妈也不说。想好了,也洗干净了自己还有衣服,才慢慢的走回家。  妈妈以经回来了,也作好了饭,她把衣服晾好后,坐在炕边就不想动了,自己的二条腿好象不是自己的一样。妈妈看出她的不对劲,过来摸摸她的头,问:“生病了?”还不等她回答,爸爸替她答道:“哦,下午她帮我干活时,不小心摔着了,可能是腿痛吧。今天就让她少干点活吧。”妈妈奇怪的看了爸爸一眼说道:“今天太阳是从哪边出来的?”  爸爸掩饰地干笑二声,她勉强吃了几口饭,也没有帮妈妈洗碗,就躺在了炕上。妈妈只道是她摔的不舒服了哪,也没有说什么,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从此后,爸爸对她到是好了很多,看她的目光在没有那么凶了。也会让妈妈给她做新衣服了,她认为,痛一次也值得。  秋天到了,地里的庄稼成熟了,要去收割了。妹妹上学,弟弟还小,原来一直是她在家照顾弟弟,给上学的妹妹们做饭。  今年还是一样,妈妈让她在家看家,看护弟弟,爸爸却不同意。对妈妈说还是让她下地吧,还应该学着做农活了,不然,出嫁时,地里的活不会做哪行呀?妈妈同意了对爸爸说,她还小,别累着她,让她能干多少就干多少。爸爸对妈妈说放心吧,就带她上地了。  爸爸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来到后面山坡上的地里。他们住的这个村子,本来人就不多,特别是农忙时,更是难得见上一个人,就象这块地吧,只有她家自己在这干活。周围连条狗都没有。  到了地里,爸爸先干了一会活,她跟在后面学着爸爸的样子,只是她力气小,没有爸爸干的多。大概有上午九点左右吧,爸爸说太阳出来了,歇会在干。她听话的坐在地边休息。  爸爸不坐地边,走进了后面的树林里,进去一会后,喊她,让她把水给他拿进去。  她听话的提着水壶走进树林中。见爸爸割了一些草,铺在地上。爸爸斜躺在上面看她走来,正冲她笑哪。爸爸的笑,吓得她哆嗦了一下,那痛还铭记在心哪。爸爸向她招手,她又不敢不过去,磨磨蹭蹭地走过去,爸爸先接过水来喝了二口,把水壶放下时,顺手把她拉了过来。  伸手就解她的腰带,边解边说:“来先把B洗洗,洗干净了我好操你。”她不吱声,无声的抗拒着,爸爸不恼,笑道:“没事了小B,今天我保管你舒服,这操B的事呀,就是第一次痛,要是总痛,那还有人肯操呀,你看你妈,我天天操她,她有痛的样子吗?”  她觉得爸爸说的有些道理,就是没有道理,她能有什么办法哪?也不敢不顺着他呀。任她摆布就是了。  爸爸先把她的裤子全脱掉,上衣没有脱,然后,让她仰躺在草上。一手拿水壶,一手给她洗着B。水壶里水有点凉,洗在哪到是有些舒服。她不看爸爸在做什么,只看天空通过树枝看着蓝蓝的天空上的白云,耳边还有鸟在歌唱,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那丝丝的凉意散去,怎么会有温热的感觉哪?那抬头一看,爸爸的头正在自己的二腿之间,那感觉是从B那传来的,他在做什么?她用手轻推了一下爸爸的头,爸爸冲她一笑道:“你的B长的真好看,忍不住想亲亲,怎么样舒服吧?”  她不知道要如何人回答,只是红着脸看着他,他也不多话,埋下头又亲起来,那麻麻痒痒的滋味是爸爸给她的吗?她仔细地看着爸爸的动作,见爸爸在伸出他的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她的B,到了前面那小豆豆上还有意的抖一抖。  爸爸见她在看他,舔的更来劲了,还伸出二只手放在她的乳房,轻摸着。她看爸爸像大猩猩似的动作有些想笑,可是从B哪传来的感觉让她吸了一口凉气。爸爸听到她的吸气声抬头问道:“怎么样舒服了吧?没有骗你吧?好受的还在后面哪,你等着。”  说完收回手,一边舔着她的B,一面把自己的腰带打开,把裤子退了下来。那个黑长的东西,直挺挺地站在哪。爸爸的舌头从她的B哪移开,跪立着用膝盖挪动着到她身侧,一手摸着自己的东西,一手摸着她的B,把自己的嘴凑到她的嘴前说:“来张嘴尝尝你的B味。”  说着就亲上她的嘴,同时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绞动着。一股骚味进入她的口中,她不是很排斥,被动的接受着,过一会,爸爸又把舌头拿走,跪起身来向她的面前挪动了几下,笑道:“小B,让你在尝尝这吊味。”说着把那黑长之物伸到她的嘴里。  她低眼看去,这是她一次正眼看这东西,这么粗,这么长,这么大呀?怪不得爸爸上次操她时会那么痛哪。爸爸看她嘴里含着那物,眼睛还专注的看着,脸上笑开了花道:“喜欢吧?就知道你会喜欢的,我这东西可是比一般人的大很多哪,你妈可是喜欢的不得了哪。你也会喜欢的,呵呵。”说完还前后动手着。  她有些难为情,嘴里含着那物,也不会动,爸爸也不怪她,只管用一只手摸她的B,一只手轻扶在她的头上,动着自己的身子。  在这种双层的刺激下,她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会轻颤着,嘴里也发出哼哼声。B哪更痒的厉害。爸爸知道她兴奋了,手动的更快了嘴里还说:“尝到甜头了吧小B,看你这骚样,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操你,这次把你操舒服了,以后,我不操你,你都会自己来找我操。”  她实在受不了,扭动自己自己的身体,下体好想有个东西捅直去给自己止痒,随着她的扭动,爸爸的手在她的B里还发出了声音。  爸爸知道她很想要了,却偏不给她,还在哪用手抠摸着,她实在痒的受不了了,吐出爸爸的东西,猛的坐起来,又躺回去。爸爸见她这样,坏笑着把手拿出来给她看并说:“看你流了多少骚水,好了,不折磨你了,我要操你了。”说完趴在她身上,低头用手扶着那物,对着她的B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她大叫声,这叫声不是痛的,是舒服的。之后,就是她的哼哼声了,她怎么也想不到,那粗大的东西猛然进入B里会那么充实,那涨满的感觉真好。爸爸一进一出的动作更好,让她的B不在那么痒了,有的只是渴望,渴望爸爸在用力一些,进入的在深一些。  她不知不觉的抬手抱紧了爸爸的脖子,身体也无师自通的随着爸爸的节奏动着。爸爸对她的形为很满意,二只粗糙的大手,也放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着,大嘴整个含住她的嘴,舌头也在她的口中。那物在她体内,用力的进进出出。  这样大干了一会,爸爸把舌头从她的口中抽出来,把头俯在她的耳边小声说:“舒服了吗?是不是很舒服?是不是舒服的想死呀,想不想我操死你?我想操死你,操得你舒服死。”  嘴上这样说,下面的动作更大了,伴随这动作,她的B舒爽的要命;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有要小便的感觉,就悄悄的对爸爸说:“爸爸我想尿尿,你停一下,我尿完了,你在操我行吗?”  爸爸听她这样说笑呵呵的道:“不用,我操我的,你尿你的。”她虽然听爸爸这样说了,可她还是不敢尿呀,强忍着。爸爸只管动作着也不管她,大开大和的干着。边操还边说着下流话。  她实在受不了了,小腹一松,她感到一股尿意冲出,她全身也颤抖的厉害,大脑发麻,想就此死去。她的心里即舒畅又怕爸爸责怪她,偷偷的眯眼看着爸爸的表情,爸爸操的正来劲哪,那温热正冲在他的龟头上,也是一个激灵。也抬眼看她,和她那小眼神正碰了个正着。  爸爸笑道:“小骚B,真行,这就把你操潮吹了?你这小B真紧,操着真舒服。以后,我要天天操你。不在操你妈了好不好?”她也感觉到了这滋味真是舒服,红着脸笑了笑。  爸爸见她这样,一下把那物从她体内抽出,她正红着脸享受哪,B里突然空了,她睁眼看向爸爸,爸爸把她一下抱起,让她跪在草上,她还没有跪稳,爸爸在后面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摸着她的乳房,从后面狠狠的操入她的身体,她又是闷哼一声。之后,就是在爸爸的怀里象小树在狂风中一样,狂乱的摇动着。摇着摇着,那尿意又来了,这次她似乎懂了,也不问爸爸了,任那尿意又冲出去。  抱着她狂操不止的爸爸,兴奋的大叫着:“小B真好,操你真好,不然,你这么好的B让别人操多可惜。我一定要操够你才把你嫁出去。”  她也不做声,哼哼着。任爸爸操着。直到有十几分钟吧,爸爸在后面大叫一声,用力向她后背压下,把她整个压趴在草上。一股股热热的东西灌进她的B里。她长长的出了口气。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任爸爸压在她身上。  爸爸就这样在她背上趴了一会,之后,他的手又不老实起来,轻摸着她的乳房。她不想动,也不想拿开爸爸的手,她觉得这样很好,很舒服,全身都很畅快。这样想脸上就轻笑起来。爸爸的另一只手,还在她的腰处,这时,也向下滑去又摸向她的B哪了。  爸爸趴在她痛上说:“小B,我把你的B给操肿了,嘿嘿。”说着手指又探入她的B中。她试出来了,爸爸的手指进入时,里面有很多的东西在向外面流,粘粘的很不舒服。她小声对爸爸说:“爸爸能不能把那里面的东西搽一下呀?”  爸爸带着笑意说:“搽什么搽,我还没操够哪。”说着自己从她身上翻身躲在她的身边,双手抱着她的腰把她放坐在自己的肚子上。她的身体一立起,B里面的东西,向外面淌出,爸爸仰躺着,低眼看她这样,她也低头看自己的下体正流出的东西哪。  爸爸嘿嘿地笑着,把她抱的更高些,让她的B对着自己的在次勃起用力向下的按。她又大叫一声:“啊!”爸爸可不管她叫不叫,把她按下之后,就前后,左右的摇动着她。她又是被动的在爸爸的身上晃动着。  这样,她的下体整个压在爸爸的黑长之上,那物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内部,她的小豆豆在爸爸用力摇动她身体时,摩擦着爸爸的阴毛。舒服的她眼睛半闭,嘴里哼哼声不断,脸色酡红。白皙的身体也透出粉红色,爸爸爱的不得了,手上的力气也大一些。  眼睛盯着她的脸,嘴里说着:“小B真好看,操你真好,操你操你,我要操死你。”她不也管爸爸说什么,只享受着那身体带来的快感。她快乐的想大声喊叫,又不敢,睁开眼看向爸爸,爸爸看她在看他,二人的眼睛连在一起,爸爸呵呵笑问她:“是不是很快乐,想叫出来是不是?你让我操的想要飞起来了是不是?”  她红着脸点着头哼哼着。那尿意又冲出来了,爸爸接受着她的快感。那物也不从她的体内拿出,直接把她 翻到身下,狂操不止。  就这样,她记不清爸爸操了她多长时间,只记得自己好样要尿了五次吧,爸爸也射了四次,直到天阳要下山了,爸爸才放过她。她穿上衣服时,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站都站不起来了。  在回家的路上,爸爸把她背起,快到家时,才把她放下说:“今天过得舒服吗?挨操是不是很舒服?以后,还要让我操吗?”她差红着脸,也不说话只点点头。爸爸看到她的表现,才高兴的转身自己先走回村,她也跟在后面慢慢的向村里走去。  从这以后,她和爸爸的关系才算真的变好,原来是妹妹弟弟有新衣服,她没有,现在是她有,他们没有,爸爸还总是跟妈妈说,姑娘大了,要打扮了。  爸爸还是总想操她,她也爱让爸爸操,在田间地头。在树林野外,只要有机会,爸爸必操她。她也高兴让爸爸操。  冬天的时候,妈妈带弟弟回老家了,妹妹们去上学了,家里只有她和爸爸在家的时候很多,这把她性福的呀,爸爸在炕上用各种方式操过她,究竟用过多少动作,她记不清了,她只知道,无论爸爸怎么样操她,她都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