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办公室偷情
办公室偷情
M到我们办公室里工作已经有几周时间了,他是因为我们办公室一个女孩休产假而临时借过来的。他来了没几天就盯上了我,有事没事总爱跑来跟我搭讪。  我把这事告诉了老公,他的评价是:被骚扰之人总有可骚扰之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要我收敛自己一点,不要闹得办公室里满城风雨。  我心想,你老婆被别人骚扰了你竟然埋怨你老婆,还有没有天理啊?看他不以为然的样子,仿佛在支持M的举动。好吧,既然你不替你老婆讨个说法,那我就要给你个说法。  慢慢地,在和M的接触中,我觉得他还是个不错的男人。虽然比我小几岁,但处事很成熟,工作起来非常严谨、认真,对女人也很细心,温文尔雅的讨好并不让人讨厌。当然,我知道他的目的,我的身体是他最终的目标。  为了回应他的挑逗和骚扰,我开始穿着一些比较性感暴露的衣服上班,比如比较短而紧身的裙子,黑色丝袜和开口很低、能隐约露出我里面蕾丝胸罩的衬衫等。  M马上就注意到了我衣着的变化,他更加频繁地接近我,常常找些非常垃圾的理由来到我的办公桌旁聊天,并偷偷从我的领口窥视我的乳房。  可是,不知道是这小子比较胆小,还是他没看懂我的心思,好几周过去了,他竟然没有一点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意思,既不邀请我出去吃饭,也没有在办公室偷偷抚摩我的身体。看来,我必须更加主动一点才行。  那天,我从他桌子边走过的时候,故意扔了支铅笔给他。他抬头看看我,我朝外面一努嘴,示意他跟我出去。看到他慢吞吞地跟在我身后,我走到电梯旁,用手向上指了一下,就先进了电梯。到了顶楼,我从防火楼梯走下一层,在一个僻静处等着他。  M还算聪明,跟着我上了顶楼,也似乎知道我在防火楼梯那儿。但他走进楼梯间后没有看到我,就轻声叫了一声:「媛姐。」我在楼下伸头朝他招了下手,他快速地跑了下来。没有说话,我一下扑在他怀里,嗔怪地说道:「你干吗没事老骚扰我?」他没回答,只是紧紧地抱着我的身体,狠狠地亲吻着我。我的舌头在他的嘴里搅动着,他的手使劲搓揉着我的乳房。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按着我的肩膀把我向下按,我知道他想干什么,就蹲下去跪在了他面前。  M后背靠在墙上,小腹向前挺着,喘息着享受着我的口舌服务,只一会儿工夫,他就射在了我的嘴里。他低头看着我,快速地把阴茎收回到裤子里,喘息着说道:「下班后去我家。」到了他家后我才知道,那是他刚刚装修好的新房。他抱着我直接上了他的婚床,告诉说我第一个睡在这张床上的女人。真没想到我竟然又做了一次新娘。  那一晚上他没有让我回家,翻来覆去地要我,从上到下,所有的地方都被他干遍了。后来,是我翻来覆去地要他,缠着他不让他睡觉,直到他叫着:「好姐姐,你饶了我吧。」我问:「以后你还敢不敢找那些垃圾理由跑我跟前腻歪?」他连连说:「不敢了,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骚扰你了。」第二天,我给老公打电话说,那只苍蝇已经被我干掉了,他再也不敢叮有缝的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