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鸭之一族
鸭之一族

   ‘光!’当我走出来后,身后那沉重的铁门关在一起,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彷佛是在为我送行。关了四天,终于出来了。

  我站在看守所的门口,用力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我是在被抓前两天才换的衣服,在这里又是四天,一连六天,我的衣服就没脱过、澡也没洗过,整个人好像酸菜一样发着难闻的味道。

  看守所不远处停着几辆摩托车,我走了过去。

  ‘师傅到yy酒吧。’我跨上一辆摩托车的后面说。

  ‘好。’司机发动了摩托车。

  yy酒吧是我自己的地方,也是我大半年的心血所在,摩托车停在门口,我给了十块钱,然后跳下车走进了酒吧。

  现在是白天,在加上是工作日,所以来酒吧的很少。

  ‘阵哥,回来了。’一声悦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接着一个女人向着我跑来,胸前的两团肉上下地跳动着。

  ‘怎么你还在啊?’我纳闷道。

  ‘我……是阵哥给我的工作,现在你有麻烦,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走呢。'

  她说着看了我眼,然后又低下了头。

  ’哎,帮我准备洗澡水,我去冲一下。‘我说着把外套脱下来递给她。

  ’是。‘她接过外套高兴地跑开了。

  她叫小玉,是我这酒吧里为数不多的女职员之一,是在一所学校里读自考的学生。为了生活需要来我这里打工,毕业后没有再去找工作,而是继续留在我这里。

  我坐到椅子上,看着空空的大厅。就在这时候,门开了,外面走进来七、八个年轻人,每个人都是身体强壮,面目英俊。

  ’阵哥,回来了。‘他们一起说道。

  我看到他们,立刻站了起来,’大家都没事吗?‘我问。

  ’我们是昨天出来的,知道今天阵哥要出来了,大家都聚到一起,准备去接您,没有想到您先回来了。‘其中的一人说。

  ’呵呵,好,大家都很团结,这么点小事情怎么可能把我们打倒,我们重整旗鼓。‘我兴奋地说。

  ’好。‘大家一起喊道。

  ’阵哥,水放好了。‘小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的后面说。

  ’好,我就去。‘我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的战友以及忠诚的员工,’各位,麻烦大家帮我打扫一下这里,今天晚上我们就开始。‘’好。‘大家说着各自忙了起来。

  我走到楼上自己的房间,然后痛快地冲洗着自己的身体,要把这几天的恶气冲掉、把霉运冲掉。我在浴室冲了很久,直到皮肤被我搓得发红为止。洗完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忘了准备换洗的衣服,于是我光着身子走了出来。

  ’啊。‘我一走出来就听见小玉的惊叫声,她手里拿着我的衣服,看到我走出来,立刻转过身去,把衣服放在桌子上。

  大凡坐过牢的很多人,出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女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也是听说的。说实在的,我现在根本就没有什兴趣,但是看到小玉这么有反映,我居然有了感觉。

  我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托着她的下巴,’怎么?害怕吗?‘她摇了摇头,我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阴茎上。她的手很热,握在阴茎上使我感觉很舒服。

  我此时已经是完全有了感觉,她已经开始套弄起阴茎来了,我把她推倒在床上,然后扯下了她的衣服,双手用力地蹂躏着她那还算丰满的两个乳房。

  ’阵哥,我今天身子……身子不干净。‘她小声的说。

  ’哦,那就用你能用的地方让我舒服一下,如何?‘我拨弄着她的乳头说。

  听到我的话后,她立刻翻身趴在我的双腿之间,然后用温暖的嘴唇,吮吸着我的阴茎。

  我躺在床上享受着她的服务。

  小玉也算是我的老员工了,我表面是是开酒吧的,实际上我是做鸭的,不止是做,我还养了一批。

  我在做这一行之前,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读一所普通的大学,过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生活,课余的时候就出去打工,但是工资太低。一次参加某电台的有奖问答活动,我中了一张健身房的贵宾卷,于是就去锻炼。

  我的身体虽然不算强壮,但是也很匀称,所以每次锻炼的时候,都会吸引很多女人的目光。同时也吸引了一个男人的目光,他就是我的启蒙者,也是把我带到这一行来的人。

  他把我介绍到他的酒吧工作,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便接了我的第一个客人,是个30岁多一点的离异女人。她可真够疯狂的,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那天晚上,我的第一次被夺走了,同时我了解了人世间最快乐的事情。

  那女人后来居然给了我两千块的报酬,事后才知道两千块还算是少的了。不过当时对于我一个学生来说,也算是很大的一笔钱了。现在对一个有资力的鸭来说,两千元只够塞牙缝,不过钱总是好的。

  我的启蒙者因为不小心惹到了某位高官的利益,一天在回酒吧的路上,被一辆没有牌照的车撞倒。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只剩一口气了,他临死前把酒吧托付给我。所以我大学还没毕业,就正式接管了这家酒吧,并从新装潢一下,而且还发展了新的成员。以前的一些人,因为胆小怕事而纷纷转投其他门下。

  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做这一行的,不过他不是养鸭的,而是养鸡的,他教会了我很多有用的东西。其中最有用的就是门路,你必须有人罩着你,不然谁都会欺负你,连扫地的都回找茬收你卫生费。所以我动用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还借了不少打点关系。

  钱能通神,此话是真理。我的钱送出后不久就起到了作用,在众多的保护伞下,我的yy酒吧成功开始营业。yy是汉语鸭鸭的拼音简写,名字就已经暗示了我们酒吧的特点。现在我已经在黑白两道很吃得开了。

  人总有失手的时候,因为我们做的太过于出色了,所以很多寂寞少妇、单身女子,甚至是有夫之妇也来我们这里消费,结果导致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同样是某位高官的太太,因为丈夫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她,所以她来到我们这里暂时寻求一下刺激。

  时间一长就成了我们这里的常客,顾客就是上帝啊,我不可能把到手的财神往外撵吧?结果事情败露了,而且还捅到省里去了,那位高官被撤,我也被抓。

  因为省里的检查团在本市呆了四天,所以我也在里呆了四天,要不然我早就出来了。既然做过了就不要后悔,再说世界上也没有后悔药可以买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小玉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摸到了我的乳头上,弄得我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我用力地一翻身,把小玉压在身下,然后我们成六九式,我将阴茎塞到她的口中,用力地抽插起来。

  ’嗯!嗯!‘开始的时候她还承受得住,但是随着我快感的增加,我不断的加快速度,此时我已经将她的口当成阴道了。我一边抽送着,手还在玩弄她水汪汪的阴道,她的手紧紧地抓着床单。

  我用力地将龟头刺入她喉咙中,不过这次我没有拉出,而是停留在那里左右地摇晃着,小玉的双手紧紧地转着我的屁股。

  我呼吸着小玉阴部散发出微微的骚味,手捏着她的阴蒂,另一只手在支撑着身体。

  小玉尽可能地张大嘴,以让我的阴茎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但是这样一来,阴茎上就没有那紧握的感觉了。于是,我挺直了身体,然后用力地把她的嘴按上,她的眼睛无助地盯着我,脸色有些难看。

  ’难受吗?‘我问。

  她摇了摇头,然后更加用力地吮吸我的阴茎,以此来表示她的决心。对于她的表现我很满意,于是我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她不是很干净的阴部。

  ’恩……‘她忽然用力地捏着我的身体,同时牙齿轻轻地咬着我的龟头,示意我停止吮吸她的阴部。但是她越是反抗,我越是喜欢,阴茎上传来的快感,连绵不绝地传到我的大脑中,并且沿着神经四处游走。

  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下身运动的速度加快了,终于一阵活塞运动后,我在小玉温暖的口中射出了精液。

  ’咳咳!!‘小玉咳嗽两声,眼泪呛的直流。精液也从嘴角流了出来,但是她还在努力地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

  我拉出了阴茎,然后把她从床上扶了起来,替她擦拭着嘴角的精液。

  ’真是个好女孩。‘我说。

  ’等我身子干净了在……好吗?‘她轻声的说。

  ’好啊,我等着,擦干净了,去工作吧。‘我说。

  ’嗯。‘她点了点头,然后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小玉在我一开始接手这家店的时候,就来这里帮忙。她不止是胸大,胆子也很大,当她知道我们这家店的性质后就没有害怕,相反的还很兴奋。她说,鸭只给有钱的人服务,她是个穷学生,不用担心的。

  工作一段时间后,小玉的能力就显现出来了,身材好、人聪明。我虽然是这里的老板,可是客人多的时候,我也会挺枪上阵的。所以几乎是一连几天都不闲着,做的多了,对女人也不是特别的有兴趣了。但是小玉是个例子,一次不小心我把她上了,她当时只是适当的反抗一下,事后几天没同我讲话。

  这很正常,但是不正常的是,后来她主动同我说话了,而且一说就是惊人的一句——’我喜欢你‘。

  做我们这一行的,同妓女本质上相同,身子早就不干净了。我不好意思一个这样的女孩毁在我手里,但是她的第一次是被我夺走的,没办法只能暂时留在我身边,当作开胃小菜好了。

  我站了起来,然后拿杯子接了一杯水喝了下去。水一流进胃里,我就感觉到一阵的疼痛。在看守所里吃的东西是乱七八糟,喝的也是冷水,我的胃本来就不好,几天下来,人都瘦了一圈。

  我收拾了一下,然后走出了房间,来到大厅里。已经打扫的差不多了,大家坐在椅子上,喝着啤酒。

  ’阵哥,已经搞好了,什么时候开始营业?‘有人问。

  ’呵呵,做我们这一行的随时都在营业的,哪有什么时间限制啊!‘我笑着说。

  ’哈哈!‘大家都笑了。

  我看着做在周围的大家,心里也没有了刚从牢里出来的郁闷,他们全是我掌管酒吧后,自己提拔起来的人,所以我绝对信的过。

  ’嘟……‘挂在墙上的电话响了,这通常是我们的工作用电话,平时联系的时候用手机,我们的手机号码是不能透漏给客人的,如果客人还想要找上次的那个,那她们可以打固定电话,或者是亲自来联系。

  ’兄弟们,生意来了。‘我说。

  小玉走了过去接的电话,过了一会,她把电话挂上,然后对我们说,’是一位姓张的女士,她说要找和昨天一样的。‘’是我了,我来联系她。‘说着一个瘦瘦的、高高的人站了起来,然后走到外面去打电话。

  做鸭也是同做生意一样,销路最重要,而且还有很多同行跟你竞争。所以我特地把我的手下,都送到某直销公司去培训一下。每个人的口才,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做鸭无非就是销售自己。

  我把酒吧装饰的也很好,环境幽雅。对那些第一次来的女士来说,这是最重要的。她们第一次来,往往不好意思直接开口,所以肯定先坐一下,喝点东西。

  然后一边喝东西,一边选择自己想要的男士。

  这个办法是我根据那位养鸡的朋友的方法想出来的,也算是原创。

  我看了下时间才中午,我们的生意已经上门了,白天来最好,晚上虽然人会多,但是也正是条子行动的时候了。

  ’阵哥,喝点东西吧。‘小玉将一杯啤酒放在我面前。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啤酒,平时啤酒下肚带来的时候,无比的舒霜与清凉,这次却是一阵阵的疼痛。我按着自己的肚子蹲在地上,这样可以缓解一下疼痛。

  ’阵哥,怎么了?‘小玉过来问,其他人也围了过来。

  ’送阵哥去医院!‘小玉坚决的说,那语气容不得我拒绝。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今天运气不错,已经有这么多生意上门了,大家都不要动。‘我说着站了起来,刚才的疼痛稍微缓解了一下。

  ’还是找人送你去好。‘大家说。

  ’没关系,我这就去,自己一个人可以对付。‘我说着慢慢地向外面走去。

  ’阵哥,路上小心。‘小玉在后面说。

  我点了点头,只是去医院看病,又不是永别。现在正好是中午,又是夏天,大多数人肯定都在睡午觉吧。

  我来到了中心医院,进了医院后没有挂号,也没有看告示版,直接上到了三楼的院长室。

  ’咚咚……‘我敲了几下门。

  门开了,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打开了门,’啊,是你?‘我走了进去,她立刻把门关上,然后反锁上。

  ’你已经没事了吗?我前天才知道的消息。‘她说。

  ’没事了,这只是小事情而已。‘我说。

  ’你身体不舒服吗?‘她试探的问。

  ’嗯。‘我把这几天的情况呕同她讲了一下,她给我开了几副药,然后又带我到旁边的注射室打针。很快,我就不像刚才那样的疼了。

  她是我的老客人了,每次去我那里,都是找我服务。她是医院的院长,四十岁,丈夫三年前去世。她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去了我们那里,以后自然的就成了常客。做我们这一行的身体最重要,所以有什么身体不适出现,我们都会来这里。她人很性感,而且有个习惯,不带乳罩,只穿背心。长的也不错,很文静,但是仔细一看就知道,她骨子里是个很骚的女人。

  我们一回到办公室,我就立刻从后面抱住了她,手在她的胸上用力地揉着。

  ’讨厌,这是办公室啊。‘她回头对我说。

  我将舌头伸到她的口中轻轻地搅动着,她的口里分泌出了很多唾液,我的舌头很快就被唾液包围了。

  ’大中午的,谁会像你这么笨,不回去睡觉,在值班啊。‘我松开嘴唇说。

  ’不知道,我今天就是想值班,怎么样?‘她有点撒娇的说。

  我摸着她短短的黑发,然后亲吻着她的耳垂。

  ’这次就当是我的医疗费了。‘我说。

  她把手伸到背后,熟练的解开了我的腰带然后手伸到我的内裤里,抓住了那蠢蠢欲动的小弟弟。

  我把她推到在桌子上,然后蹲下了身子,捋起了她的白大褂。她今天穿了一条黑色的裤子,裤子有点小,所以把她屁股的曲线美,完全的衬托了出来。我拉下她的裤子,然后又扯下白色的内裤。

  内裤才扯下来,一股强烈的味道就冲入我的鼻孔中,是女人特有的味道以及汗味的混合。她的阴户很肥、很大,只看见黑黑的一片,两片厚厚的阴唇,将她的阴道口保护得很好,我的手指在她的肉缝上轻轻地滑动着。

  她开始扭动起身体,肉缝之间可以看到一点点的光亮,看来她已经性起了。

  我分开她的阴唇,一道狭长的阴道口,出现在我的面前。此时的味道更加的强烈了,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阴蒂。还没有等我进一步动作,她已经是受不了了,屁股用力向后挪,我的舌头在她阴道内用力地搅动了起来。

  ’嗯……嗯……‘她用力咬住自己的胳膊,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因为现在的医院也是很安静,偶尔会传出几声咳嗽声。

  我的舌头舔遍了她的阴部,顺便把她的肛门也玩了一下,她不时的用手按我的头。

  我站了起来说:’该给我舔舔了吧?‘她听到我的话后,如同接了圣旨一样,立刻蹲下身体,然后拉下我的裤子,但是她并没有把我的内裤也扯下,而是把阴茎从内裤的一侧掏了出来。

  ’怎么有精液的味道,你来之前同别的女人做过了吧?‘她闻了闻阴茎问。

  ’哪有啊,我只是自我安慰一下而已。‘我说,撒谎是我的拿手本领。

  ’哼。‘她从桌子上的玻璃瓶中夹出了几块棉花,然后在我的阴茎上擦了几下后,才放心地品尝起来。

  她伸出舌头像日本电影里的女优一样,用舌尖在龟头上舔了起来,她舔得很仔细,彷佛真是在品尝美味佳肴一样。

  我微微的闭上眼睛,然后慢慢地坐在椅子上享受她的服务,这样的天气本来就容易让人产生睡意,再加上不断有麻麻的快感从阴茎上传来,我在椅子上真的想睡觉了。

  ’滋滋……‘她开始用嘴唇用力的套弄起来,龟头每次插入都是直接进入她喉咙的深处,她在套弄中穿插着吮吸,当我拉出阴茎的时候她用力地吹,但我插入的时候她就用力地吸。

  不愧是做医生的,对人的身体知道得多,自然就知道哪里最敏感、哪里容易带来快感。她的手在阴茎周围四处的摩擦着,最后来到了我的睾丸下面,手不挺地按,搞得我身体酸酸的。

  她吮吸了片刻,然后吐出阴茎,她用手上下地套弄,技术不错,可以同专业人士一争长短了。

  ’来吧。‘我说。

  她笑着站了起来,一只手掀起大褂,然后另一只手牵引着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口摩擦了几下后,她用力地坐了下去。

  我穿过她的胳膊,手按在她的乳房上。她双手放在椅子的两个扶手上,开始上下地套弄起来,动作很狂、很大。

  我的手慢慢地把她的衣服解下,最后剩下的是,一件半透明的背心。我把背心捋了起来,两个丰满的乳房露在空气中,我的手轻轻地捏着她的乳头。这样,她的乳房依然可以,随着她上下地套弄而舞动。

  她的阴道虽然谈不上刺激,但是松紧适中,使阴茎有很大的回旋余地,所以我插起来很舒服。龟头不断地碰撞着她的花心,她也很满意我的动作,不时地用力夹一下我的阴茎。

  我紧紧地抱着她,我们身上的汗水都连成了一片,粘粘的、滑滑的。很快我就感觉到有点累了,毕竟一个100多斤重的人,在你腿上不断地上下运动啊。

  ’换个姿势好吗?‘我一边玩弄她的乳房,一边在她耳边说。

  ’嗯。‘她说着从我身上下来,然后背靠着桌子,手支撑在桌子上面,然后挺起了下身,肥大的阴户特别的突出,我顺便把她的背心也脱了下来。

  看着她被汗水打湿的背心,我忽然有个奇怪的念头,我将背心放在她的阴部上,然后隔着那层布阴茎插了进去。

  ’啊……‘她似乎也感觉到这新奇的玩法很刺激,于是分开双腿配合我的抽插。我感觉那曾薄薄的布,紧紧地裹在我的阴茎上,纵横交叉的纤维,不断地摩擦着她的阴道。同时也摩擦着龟头周围的敏感地带,这点似乎弥补她阴道不是很窄的缺点。

  我低头含住她的乳头,用力地吮吸起来。她现在已经叫不出声音来了,只是在那里大口地呼吸着。略带有味道的口气,喷在我的脸上,让我更是欲望大增,我用力地咬了一下她坚硬的乳头。

  ’嗯。‘即使是这样的疼痛,她也只是轻轻地叫了一下而已。

  ’舒服吧?‘我问。

  她勉强从鼻子里哼了几声。

  我想将阴茎顶到尽头,但是因为有那层布的原因,我总是半途而废。开始的新鲜感已经没有了,隔着这东西搞了半天,我都没有射精的欲望,但是她却是很享受的样子。我拉出阴茎,然后将裹在上面的她的背心扯下,那上面已经是模糊一片了。

  她接过那东西又穿在身上,然后紧紧地挺起上身来抱着我,我身上本来就有很多汗,这样一来更是黏糊的一片了。

  没有了阻隔的接触才是最真实的,这是我一向坚持的原则,阴茎再次跟她的阴道,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互相摩擦着,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我们有个原则,一般总会让客人先高潮,因为她们付钱了,我们要让客人们觉的物有所值。这次我也没有例外,当我感觉到她阴道内的变化后,我立刻伸手到她的阴部沾了点液体,然后用手指尖挑逗着她的肛门以及尾龙骨。

  ’啊……‘伴随着她一声低沉,犹如野兽般的叫声后,我也射出了今天的第二次。

  我们一起倒在桌子上,喘着粗气。过了一会,我们的呼吸恢复了正常,我穿好了衣服。

  ’每天两次,饭前服用啊,两天后来复查吧。‘她穿好了衣服说。

  ’啊,这也要复查?好像不是什么大病吧?‘我说。

  ’你不来复查也没关系,我会亲自去给你检查的。‘她笑着说。

  ’好啊,当然欢迎,不过最好多带几个人去啊。‘’放心,一定。‘她说。

  从医院出来后,我感觉这猛闷热的天气也变的凉爽了很多,以后的事情不要去想那么多,现在快乐就好了。我伸了一下懒腰,这时候一辆的士停在了我的面前,小玉从车上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我问。

  ’我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想过来看看。‘她说。

  ’已经没事了,我们回去吧。‘我说着,回头向院长的办公室望了一下,然后搂着她的腰,跟她一起坐进了车里。